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dnf光辉魔石,塞拉斯逃跑细节曝光

cf排位号 susu 2023-10-08 03:00 90 次浏览 0个评论
CF笑脸号

dnf光辉魔石,塞拉斯逃跑细节曝光?

Hi,我是Cloud游戏,又到了每日的问答环节,不妨跟着我的脚步一起来了解一下今日的LOL趣事吧,阅读完毕的网友姥爷们也不要忘记点赞转发哟。欢迎留言进行点评,让我们一同探讨游戏内的更多内容!

很多网友都知道,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当中官方也给出了公认的cp组合。但随着这款游戏的逐渐壮大,游戏内的分支也越来越庞大。游戏内的背景故事也越来越错综复杂。再加上新英雄的诞生,无疑会和老英雄之间产生一些摩擦。4个月前的新英雄塞拉斯拥有盗窃其他英雄大招的能力。在官方背景故事当中,塞拉斯就是窃取了拉克斯的大招,冲破了德玛西亚的监狱成功逃脱了出来。但由于时间紧迫,官方并没有给予详细的盗窃过程,但在最新的英雄联盟漫画当中,却十分详细的描述了这一过程。

光辉女郎在监狱看望了塞拉斯之后,其实并没有偷走,在触摸到光辉女郎的手臂时,光辉一脸害羞立刻将手收了回来,也导致斯拉斯没有窃取成功,然而这次接触却在拉克丝的心中留下了爱的萌芽,最终塞拉斯被押赴刑场,光辉女郎随即赶赴刑场叫停,但无法违抗帝国的命令,只能跪在塞拉斯的面前给他一个拥抱。但她却不知塞拉斯的右臂闪烁着蓝色的光芒,而光辉的魔法技能也是被他窃取了过去。

板上的鱼肉突然变成了庞然大物,利用拉克斯的魔法技能也是在德玛西亚王国内开始破坏,然而他伤害了数10万民众,却没有伤害拉克斯这名人物,并向她伸出手掌:“你不值得为了这些人而流泪,来吧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塞拉斯利用同情窃取了拉克斯的技能,最终毁掉了拉克斯所保护的王国子民,这时拉克斯的爱情幻想梦也算是如梦初醒,她抱着地上无辜的居民,徐云涛为什么要这么做?

德玛西亚王国士兵也将刑场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拉克丝的哥哥盖伦,德玛的脸色很不好并组建军队想要将起塞拉斯包围,得知是窃取了光辉女郎的大招之后,德玛的脸色也是逐渐黑暗了起来。好了各位观众姥爷,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一系列的剧情呢?欢迎留言。

关注“Cloud游戏”,每天3分钟看英雄联盟趣事!

dnf光辉魔石,塞拉斯逃跑细节曝光

dnf打异界有什么用?

真正的刷图装备不是CC,而是异界出的远古2套装,对提升刷图有很大帮助,你可以到杜罗西的商店看你的职业的防具套装属性,看了就明白了。一般都是减技能CD,加技能攻击,范围之类的,反正就是增强技能的,另更正一下,穿异界装备带来的技能提升对刷任何图都是有效的,不只是在异界里面,PK场无效。

另外,异界爆矛盾的结晶和浓缩的异界精髓和光辉魔石,现在都涨价了

德玛西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简单来说,目前的德玛西亚在英雄联盟宇宙设定中禁止魔法,整体社会结构上偏向于中世纪的封建社会(阶级固化),外交上奉行孤立主义一个独特的城邦。

在官方德玛西亚的介绍上,是这样写到孤立主义和禁魔:

德玛西亚是一个法理至上的强大王国,战功赫赫,久负盛名。德玛西亚人自古崇尚正义、荣耀和责任,近乎狂热地以自身的传统及底蕴为豪。然而,尽管秉持着这些高尚的原则,在过去的几百年间,刚愎自用的德玛西亚越发与世隔绝,成为了孤立主义的代名词。然而现在,王国中已经出现了变数。德玛西亚雄都以禁魔石——一种可以抑制魔法能量的白色岩石——为基,起初是符文战争之后为了躲避魔法侵害的人们所建立的庇护地。王权由中心向外辐射,守护着边远的城镇、农田、森林和矿产丰饶的山脉。

我从官方两个视角(孤立主义和禁魔)来介绍下德玛西亚是什么样的,还有个人推测德玛西亚故事走向:

孤立主义,是一种外交政策。它通常由防务和经济上的两方面政策组成。

在防务上,孤立主义采取不干涉原则,即除自卫战争外不主动卷入任何外部军事冲突;在经济文化上,通过立法最大程度限制与国外的贸易和文化交流。

德玛西亚孤立主义的原因,最早可以追溯德玛西亚的历史,在符文之地上古时期,那个时候,整片大陆上的难民全都对魔法的破坏力量避之不及。

在瓦洛兰的西部有一群难民被一支恶毒的黑魔法战团追杀,当躲藏在一片古老的树林中,发现树木早已干枯风化变成了化石,可以吸收魔法,使黑魔法战团的魔法在这片树林中发挥不出任何效果。

于是难民就在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建立了德玛西亚城邦,并用禁魔石筑起高墙,保护德玛西亚不被魔法袭扰。

也就是在那时,高墙下德玛西亚人民,留下守好自身一亩三分地的传统。

而在地图上,我们也能看到德玛西亚在整个瓦罗兰地图的西部。

创始者被魔法迫害,特殊的历史原因和机遇,使得德玛西亚奉行着“孤立主义”和禁魔特殊的国策。

孤立主义对于德玛西亚影响是方方面面的:

在领土上,德玛西亚虽然和诺克萨斯和弗雷尔卓德打了大大小小许多战役,但几乎是自卫战争,因此德玛西亚始终是守护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在地图上,也能直观看到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地图面积上的差别。一个孤立主义,一个扩张主义,表现的淋漓尽致。

豆腐块

还有谁

在地理环境方面,由于没有被冰雪或是沙漠影响,德玛西亚总体环境上是富饶田园,使得不需要过于的对外贸易,也能实现“自给自足”,有着肥沃的土地和充足的食物。反而成了“孤立主义”的萌生重要原因之一。

在塞拉斯扩展阅读信念的枷锁中,是这样形容德玛西亚的,到处都是肥硕的牲口,街道上流淌着黄金白银,这点让弗雷尔卓德的战士都听呆了。

“他说他知道通往他家乡的密道,只有他知道的路,”索尔瓦说,“他说那里非常富饶,等待着被人认领。大片的土地没有被雪覆盖,到处都是肥硕的牲口,街道上流淌着黄金白银。”凛冬之爪的战士们听到这样的描述喜形于色,甚至弗莱娜的眼睛里也放出了光。他们的生命中只有残酷苛刻,唾手可得的猎物令他们神往。

值得一提是,诺克萨斯的“扩张主义”,与诺克萨斯的贫瘠地理环境也息息相关。可以说,历史渊源,地理环境等,使得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两个死对头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

在政治上,孤立主义给德玛西亚最大影响莫过于阶级固化和千百年不变的“立国之策”了,禁魔。

阶级固化这一点在瓦罗兰大陆部分城邦都有体现,比如皮城,以绪塔尔。而德玛西亚阶级固化也是相当严重。

表面上来看,德玛西亚从法律和政治制度上,都是支持民主选举,比如他们有专门的理事会,但是,从嘉文一世到嘉文三世,德玛西亚的领导都被光盾家族所垄断了。

当嘉文三世死于动乱,如今也是嘉文四世即位。皇子嘉文四世是皇家的血脉,意味着他便是德玛西亚的下一任国王。

不仅仅是君主上的垄断统治,在德玛西亚的高层阶级也把握着大量权力,世代相传。

盖伦和拉克丝因为出生于德玛西亚高贵的冕卫家族——这个家族世代沿袭着保卫德玛西亚国王的职责。因此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认为盖伦有朝一日将以同样的方式效忠于国王的儿子。

他们的祖父在风暴之牙的战役中拯救了国王的性命,而他们的姑妈缇亚娜在拉克丝出生之前就被任命为精锐部队无畏先锋的指挥官。因此盖伦和拉克丝一出生,就高人一等。

在盖伦故事中,冕卫家族利用自身关系网,牢牢占据德玛西亚高层。

他的父亲皮特是功勋卓著的军官,而他的姑妈缇亚娜则是精锐部队无畏先锋的剑士长——二人都受到了国王嘉文三世的赏识和器重。刚刚晋升为大元帅的缇亚娜•冕卫将她的侄子单独挑选出来,推荐他接受无畏先锋的入队试炼。

而在菲奥娜故事中,借菲奥娜之口,提到作为德玛西亚贵族小女儿,菲奥娜命中注定会成为一枚政治棋子,在合纵连横的游戏中成为政治联姻的工具。菲奥娜所在的劳伦特家族也是贵族一员。

德玛西亚的贵族之间用“政治联姻”把控着权力,这使得下层人民上升渠道基本被锁死。

因此,塞拉斯有这样彩蛋。

不仅如此,如果说阶级固化还是有机会缓冲调和的,德玛西亚奉行的“禁魔”则是扩大了矛盾冲突。在德玛西亚,拥有魔法就是原罪。德玛西亚把会有魔法的人进行流放或者杀死,同时对于魔法痛恨,德玛西亚还组织出了一个专门的官方职业,搜魔人。用来查询德玛西亚中可能拥有魔法的人。底层人民拥有魔法等于人生结束了。

在扩展阅读德玛西亚之心中,山民只不过是利用魔法加速植物生长也迎来驱魔人的逮捕。讽刺的是,抵制魔法比能生存下去来的更重要。

同时,在德玛西亚拥有魔法的下层人民,无论年纪多小,也会受到逮捕和歧视。

小女孩尖叫起来。她的双手迸发出闪电的火花——这一次,所有人都能看到。瓦尼斯举出他的灰印,将闪烁摇曳的电弧俘获到石头中,压制了魔法。但那块禁魔石很快就变黑碎裂,被小女孩的力量倾覆。瓦尼斯扔下了损毁的石盘,身体回旋,抡起长棍瞄向小女孩的头。

在扩展阅读动乱中,带走拥有魔法孩子被抓其实就等于判了死刑。

“我们别无选择,”他说,“法律已经修正了。任何已知带有魔法能力的公民,无论是否属于良性,都要求被带走接受审判。王国境内所有法师没有例外。”“她只是个孩子!”妇女大喊道,突然将弩戳向那个搜魔人的方向。“你把她关起来了!和那些罪犯关在一起!或者她已经被放逐了,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外!你给她判了死刑!”

塞拉斯也是遇到同样原因

作为一个法师,又出身于德玛西亚的贫苦家庭,边沟镇的塞拉斯几乎可以说是人生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但拥有特权的人不会受到拥有魔法的惩罚。在塞拉斯的故事里,诋毁法师最激进的达官贵人中,也有魔法者,但他们驾于法律之上。

魔法的存在远比德玛西亚愿意承认的更为普遍。甚至在大户之家、名门望族之中,他也能察觉到隐秘的魔法闪烁的微光。而有些人还是诋毁法师最激进的代表。但是,只有出身低微的染魔者会受到惩处,这些达官贵人们似乎全然凌驾于法律之上

相比于其他城邦,皮城和以绪塔尔都没有开始出现阶级固化社会影响,只是埋下隐患,而德玛西亚却在阶级固化和禁魔双层压力下,已经出现了动乱。

即使在塞拉斯叛乱之后,大大小小的人民动乱还是层出不穷。

目前,属于德玛西亚的政治走向无疑两种,至上而下的改革又或者至下而上的大革命。

改革一般包括对政治、社会、文化、经济做出的改良革新,相较于革命以极端的方式推翻原有政权,以达成改变现状的目的,改革是指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之内实行变革。

至上而下的改革嘉文四世面临的问题重重,不仅是会伤害到德玛西亚的保守派的利益,甚至连自己的心结都无法过去。

一方面,嘉文四世还在沉痛与父亲(老皇帝)死去,在面临老皇帝死前的指示,对魔法的缓和政策时,反而因为经历魔法的动乱,继续选择了“禁魔”这条路。

因此,扩展阅读中后事中,嘉文选择毁了父亲嘉文三世和魔法师和解的信件。

“还有一件事,叔父,”他转身面向赵信说。“陛下请讲。”“先父要你送的那封信,”他说,“现在何处?”“还在身上。”赵信说着,从腰带上解下硬皮筒,将它呈上。嘉文接过来,打开盖子,将里面的牛皮纸展平。他的目光在父亲的字里行间穿梭跳跃。赵信看到嘉文的表情变得冷硬。他双手将信纸揉烂,就像是要把谁掐死,最后又把信交回给了赵信。“毁了它。”嘉文说。

因此,如果作为德玛西亚最高统治者无法放下对魔法的成见的话,至上而下的改革根本就是举步维艰。

而至上而下的改革更为困难的是,在另一方面,禁魔和“孤立主义”带来的副作用,使得禁魔团队“搜魔兵团”从德玛西亚历史中一路不断壮大,获取了大量政治财富。

在通过政治联姻不断巩固自身利益,如今逐渐强大到可以影响德玛西亚政局。

在德玛西亚城邦扩展阅读后事中,从老皇帝嘉文三世和赵信对话中,我们可以得知,“搜魔兵团”拥有大量权力,并且拥有议会支持。就连嘉文三世对于他们权力都无可奈何。

恕我愚钝,陛下。”赵信说。国王停下了笔。从赵信进门开始,这是他第一次抬起头。那一刻,他看上去突然苍老了许多。额头布满沟壑,须发早已灰白。他们两人都不再年轻。“我很自责,”嘉文国王说道。他双眼飘向空荡的远方。“我放给他们的权力太多了。这件事我始终心存疑虑,但他们据理力争,而且也有议会的支持。现在,我看到了自己的错误,是我失察。我要下谕,命令搜魔人暂停搜捕。”国王低下头,读了一遍自己的信。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叹息。“若我早有胆魄,或许今日的灾难尚可避免。”他说。

禁魔和孤立主义滋生了“搜魔兵团”出现和膨胀,而获取大量政治资源的“搜魔兵团”也成为了德玛西亚禁魔和"孤立主义"最坚定拥护者。

这点危害异常可怕,原本国王嘉文三世想要缓和矛盾,却被国内保守派陷害,而国王嘉文三世遇刺后,搜魔人掌权得势,现在国王嘉文四世,因为父亲死去,对法师的态度变得极其恶劣。

同时,在琴瑟仙女娑娜本传中,我们也可以得知,在魔法师动乱之后,许多无辜的公民都因私通魔法的嫌疑而遭到迫害。搜魔兵团”权力反而在动乱中加强。

战争过后,初生之土全境都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复兴”,但苦难已经让人们发生了改变,娑娜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再有她的位置。于是她再次告别了艾欧尼亚,随乐斯塔拉返回了德玛西亚。即便如此,她所选择的这个家园也存在自己的问题。在国王嘉文三世遇刺后,搜魔人掌权得势,许多无辜的公民都因私通魔法的嫌疑而遭到迫害。

嘉文四世的心结,保守派的顽强,因此,目前德玛西亚改革困难重重。

而德玛西亚的另一条道路,激进的一端,革命,同样艰难。

革命是可以改变德玛西亚的阶级固化和解救魔法师的重任,但革命是伴随暴力的,如之前魔法师动乱一般,这会给本来生活艰难的底层人民雪上加霜。

但德玛西亚革命最大问题在于,目前的革命领头人塞拉斯并非是好的革命者。

比如,在塞拉斯扩展阅读新兵中,塞拉斯表现出残忍嗜杀的一面。教化新兵去杀已经无抵抗能力的过路德玛西亚士兵。

“兄弟们,姐妹们——这帮家伙为猪猡效力。所以他们是什么?”“猪猡!”放逐者们齐声回应。“我们应该放他们走吗?”“不该!”法师们大喊。塞拉斯的嘴角浮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他们在撒谎!”那名衣衫褴褛的老法师从灌木丛中吼道。“不能信他们!”团伙里的另一个人说。“那该拿他们怎么办呢?”塞拉斯问。“他们必须死!”一个年轻的法师喊道,他的憎恨远超他的年纪。其他人纷纷应和起来,直到最后这片田野里回荡着同一个声音:“猪猡必须死!”塞拉斯点点头,就如同他是渐渐被他们的言辞说服的。“那就必须的了。”

而在动乱失败后,塞拉斯翻过了北方的山脉,来到弗雷尔卓德的冻土苔原,需要盟友帮手,但实际上是成为了德玛西亚的“带路党”,不惜用家乡的利益来换取帮手。

在扩展阅读,信念的枷锁中,塞拉斯以德玛西亚富饶环境来说服弗雷尔卓德人的帮助。

“我认为他说的是他故乡的人。德玛西亚,山的另一侧。”“这么说,他是个叛徒?”弗莱娜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连自己人都背叛的家伙?”“疤母想知道你要如何帮助我们的部族,”索尔瓦用异邦人的语言问他,“献出你的诚意,不然你的灵魂马上就会去生死彼岸,没有还价的余地。”塞拉斯直接面对弗莱娜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索尔瓦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为了弄清楚她不理解的词义,相互确认了好几次。“他说他知道通往他家乡的密道,只有他知道的路,”索尔瓦说,“他说那里非常富饶,等待着被人认领。大片的土地没有被雪覆盖,到处都是肥硕的牲口,街道上流淌着黄金白银。”

从小到大的歧视,多年的牢狱之灾,塞拉斯对于德玛西亚或许没有多少感情,也因为如此,为了达到推翻德玛西亚政权目的,塞拉斯不惜出卖德玛西亚的利益。

但这样的统治者上台,即使魔法师得到了解放,德玛西亚的前景也未必是光明的。

接下来是个人推测:对于德玛西亚的前景而言,我个人认为设计师不太可能选择暴力的政权推翻,从种种迹象来看,比如塞拉斯CG中再次失利和“带路党”的设定。

目前而言,嘉文四世改革更有可能。

在嘉文四世故事,其实是有过几次改动的。在最新的故事当中,嘉文四世因为在于诺克萨斯战争失利流落人间,九死一生逃难路上受到了村落里人热烈招待,同时遇到了希瓦娜。在于希瓦娜相处中,帮助她杀死了自己母亲,也认识到了魔法生物也并非是一味邪恶的,最后带领希瓦娜回到了国都。

在官方漫画和故事背景中,都没有介绍希瓦娜离开原因,但嘉文四世承认过爱上了希瓦娜。

另外,在娑娜故事中,我们可以得知德玛西亚并非是一开始就生出禁魔石,消除魔法。

事实上,德玛西亚建立前数千年有着大量魔法,因此也可以解释为了会有那么多魔法师出生在德玛西亚。

她一头扎进了光照者的图书馆里,查到的结果让她确信,这件乐器是一架传说中的叆华——奇迹般的远古遗物,来源可追溯到德玛西亚建立前数千年之久,现今史上已极其罕见。而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它就是一件魔法物品,而娑娜与它之间的奇异连接也属实是一种危险的天赋

或许解救德玛西亚的答案就藏在德玛西上古历史和希瓦娜(嘉文四世的改变)上了。

fgo魔术师光辉之石?

命运冠位指定中术辉石是寄宿着术士力量的光辉之石,是游戏中的技能强化素材

获取方法

修炼场刷取:

平时术之辉石、魔石、秘石效率最高的应该就是每周五的修炼场,刷初级修炼场就有很高的掉落,任务只需要任意两个,应该很快就能完成。

注意:本周术阶修炼副本在ap减半活动周内,修炼场刷取效率可最大化!

free副本刷取:

如果错过了修炼副本,当然你还是可以刷free副本来获取术之石头,不过ap消耗与掉落率都不如前者(刷魔石最佳):

2022dnf哪些材料在以后值钱?

1、浓缩的异次元精髓(40~60W)、深渊派对挑战书(1.5~3W)、矛盾结晶、恶灵密语、远古图的任务材料(菠萝丁印章、虫子眼、污秽之血···)

2、比较大众化的高价材料:无尽的永恒、金色小晶块、迷幻晶石、魔刹石、虚空魔石、混沌魔石、光辉魔石、上级元素结晶……

3、一些低级任务材料(目测很贵):蘑菇孢子、古城遗迹、卡勒特干部的徽章、副船长的戒指、有用的零件……

4、副职业材料:各种粉卡、炼金材料、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