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汉子哥在哪个战队,原IG战队CEO曝料VG将签下kkOma

cf排位号 susu 2023-09-27 09:00 79 次浏览 0个评论
CF笑脸号

汉子哥在哪个战队,原IG战队CEO曝料VG将签下kkOma?

VG签下kkOma,绝对称得上LPL转会期目前为止的最大冷门了...

LOL转会期可真是一个聚齐了百般花样的时期,在这段时间内,虽然没有比赛但这一点都没有妨碍战队粉丝们天天吊着的那颗心,在战队没有官宣之前,无数的流言蜚语在网上不断发酵,比如Theshy被爆千万美金前往了SKT,RNG把Knight签下了等等。有些战队官博会对这些节奏进行澄清,比如IG官博就直言Theshy是不可能转会的。但绝大多数LPL战队官方,都是藏着掖着,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放出自己的猛料出来,更不会出来澄清什么。

而在LCK的自由人市场上,有一位教练头头可谓是格外引人注意,他就是原SKT监督kkOma。扣马的离职,可以说是除Faker离职以外,最让SKT粉丝感到不可思议的了。kkOma可谓是SKT的建队元老级别的人物,他和Faker携手创造了SKT三冠王的奇迹。并且在S9世界赛半决赛结束后,想必还有很多粉丝记得kkOma在采访席上的泪光,如果他不是真的热爱SKT,想必他也不会能在SKT任职如此多年,更不会在比赛结束后留下泪水。

只不过可能SKT和kkOma的缘分到了尽头,扣马最终还是成为了自由人,而他的去向则是牵动着万千SKT粉丝的心,也让许多吃瓜群众好奇不已,毕竟kkOma带队出来的成绩实在是太耀眼了。在前段时间,国内某电竞社区的版主曾有爆料kkOma会来LPL,而没想到这件事确认的会如此之快。前IG、EDG战队CEO“翼风”在微博上爆料了一句话:“VG.kkOma,FPX.Khan”,这消息一出,众人哗然。刚开始我也有怀疑这会不会是假消息,直到我看了他的个人认证才确信。

FPX签约Khan此事,虽然没有得到官宣,但是通过FPX官博和Doinb近期不寻常的动态来看,基本上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贡子哥的能力不是不行,但FPX确实需要在上单位置做补强,Khan无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而且他的性格也非常欢乐,很适合FPX这支战队。而VG签约kkOma,这下网友们可淡定不了了!VG是一支什么样的战队?咱们直接拿出VG在19年LPL春夏季赛的排名来看,那都是倒数的存在,队伍里也没有什么明星选手。

所以问题来了,VG到底是靠着什么签约了kkOma呢?难道真的是钞能力吗?从网友的评论上来看,基本上也是认同这个观点,认为kkOma毕竟快结婚了,还是非常需要更多的收入,而这个SKT肯定给不了他,但是LPL的战队可以。另外VG战队尽管LOL分部做的并不是很好,可他们的Dota2分部,还有其他分部却是猛如虎。只不过哪怕VG之前也组建过所谓的“银河战舰”,有过像侯爷,mata,死亡宣告,Bengi等知名选手的加入,但可惜都还是出不了成绩。

如今VG被曝签下了kkOma,势必后续应该还会有大动作,就让咱们拭目以待吧!

PS:原创纯手打不易,来个关注吧召唤师。LOL转会期来源消息多,请各位理性吃瓜~

汉子哥在哪个战队,原IG战队CEO曝料VG将签下kkOma

九位封疆大吏都去了哪?

封疆大吏,一般指封建时代管辖一省或数省的长官。

清代薛福成所著的《庸盦笔记》第二卷《劳文毅公善居危城》一文写道:“善化劳文毅公为封疆大吏二十年。”劳文毅公,指曾在咸丰和同治年间当过两广和云贵总督的劳崇光,说其是“封疆大吏”倒也名副其实。

清朝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像劳崇光这样级别的“封疆大吏”,总共设了9位,分别是云贵、两广、湖广、四川、陕甘、闽浙、两江、直隶和东三省。那么,清朝灭亡后,这些人都去哪儿了呢?

根据他们在辛亥之后的行为和遭遇,大体有主要有6种结局。

殉国

辛亥革命中,第一个为清殉国的封疆大吏是闽浙总督松寿。

松寿,字鹤龄,满洲正白旗人,1907年授闽浙总督。《清史稿》评价他“不务赫赫名,然律己以廉,临下为宽,为时论所美”,说明他不管是做人还是为官,口碑都还不错。

武昌起义爆发后,福建的新军也积极响应,推举第十镇统制孙道仁为都督。革命军要求松寿及其手下的八旗军缴械投降,被松寿拒绝,双方展开激战。兵败,松寿在他的总督署后面高开榜画像店吞叶子金自杀。

与松寿不同,赵尔丰、端方二人是被杀。

赵尔丰,字季和,汉军正蓝旗人。他长期在川藏任职,担任过川滇边务大臣、驻藏大臣,在边境治理上颇有建树。其上级领导锡良赞赏他“果毅廉明,公而忘私”。1911年3月,赵尔丰接替兄长赵尔巽任四川总督。

赵尔丰。来源/《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第1卷

他的运气并不好,此时因清廷打算将铁路收归国有,四川正兴起保路运动并渐成燎原之势。赵尔丰本人对清廷这一决策也是颇有微词,他同情川人的保路行为,认为他们“争路争款理正当”,并与下属官员联名向朝廷建言,请求变更收路办法,准予暂归商办。

对于这一合理化建议,清廷不仅没有采纳,反而电令其解散群众,切实弹压。于是,赵将咨议局局长蒲殿俊等人拘捕入狱,并令卫兵射杀前来请愿的民众。此举遭到当时督办川汉铁路大臣端方的弹劾,认为其“操切激变”。朝廷罢黜了赵尔丰的四川总督职务,并任命端方为新总督,率兵入川。

恰在此时,武昌起义爆发。赵尔丰担心端方入川后对己不利,就释放了蒲殿俊等人,四川随即宣布独立,成立“大汉四川军政府”。不过,独立后的四川政局并不稳定,军政府成立不久,就发生了巡防营兵变,蒲殿俊、朱庆澜两位正副都督逃匿。军政部长尹昌衡出任都督。在他授意下,11月22,赵尔丰在贡院门口被处决。据说,临刑前他“骂不绝口”。

不久,他的继任者端方也以同样的方式殒命。

端方,字午桥,托忒克氏,满洲正白旗人。《清史稿》说其“性通侻,不拘小节,笃嗜金石书画”。与尔丰起步于县衙文书小吏不同,端方是科班出身,经过科举考试进入官场。在出任四川总督前,他先后担任湖广、两江、直隶三地的总督,还作为清廷委任的五大臣之一,出洋考察宪政,可以说,能力和见识兼而有之。

端方与两江学堂学生。来源/《图说中国百年社会生活变迁》

但其不拘小节的性格也给他的政治生涯埋下隐患。因在慈禧太后的葬礼上拍照,他被言官弹劾,说其“不治崖检”,也就是不注重自己的言行,被当时的摄政王载沣以“恣意任性、不知大体”为由革职。1911年5月,赋闲在家的端方重新被起用,任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相当于清廷落实“铁路国有”一事的急先锋。

端方本人对“铁路国有”并不赞成。他授命离京赴鄂之前,上书朝廷,以“路工重要川粤汉民情固结恐酿剧变”为由,希望清廷改变铁路国有政策,被朝廷否决。期间,因赵尔丰在四川弹压民众导致事态升级,清廷令端方率军入川,同时代替赵尔丰署理四川总督一职。

9月初,端方带领湖北新军第八镇两标士兵离开武汉,前往四川。此举导致清廷在武汉兵力空虚,为起义提供了绝佳机会。武昌起义消息传来,端方已经感到军心不稳,每人发给一枚银质奖章、五品军功札子一件,以笼络抚慰人心。不过,此举收效甚微,到达资州时,部下哗变,端方及其胞弟端锦均被乱刀砍死。

上面以身殉国的3位总督,死后都得到朝廷加封,并拥有了谥号。而有一位总督在革命危机面前,不光跑得快,还成为人人唾弃的汉奸。

汉奸

两广总督张鸣歧,是9个地方总督中唯一一位当汉奸的。

张鸣岐,字坚白,山东无棣人。他虽是举人,但早年仕途并不顺利,加入晚清官场大佬岑春煊的幕僚队伍后开始崭露头角,并成为晚清最后一任两广总督。

张鸣歧。来源/《东方杂志》1911年第9期

武昌起义爆发后,张鸣岐在广东持观望态度。一方面,他电请朝廷罢免亲贵、改组内阁;另一方面,当革命党人在文澜书院门口树起“广州独立”的旗帜时,他对两万余名请愿独立的民众,却避而不见。当他获悉袁世凯被任命为钦差大臣,清军在汉口、汉阳两败革命军时,态度转而强硬,命令手下上街扯去革命的灯旗标语,巡街捕人。

广州独立后,民众推选张鸣歧担任都督并代表前往总督署送印,却发现张鸣岐不见踪影。原来他早于当天上午逃亡沙面租界,后乘英国军舰逃往香港,再逃日本。

民国成立后,张鸣歧回到北京,在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手下当一名高级顾问。袁准备称帝时,张鸣岐与杨度、孙毓筠等人,积极附从,同时,他还与一直主张“复辟”的张勋暗中联系,以期清朝复辟后能给自己安排个职位。事败后,他隐居到上海法租界,常年吃斋念佛,看起来好像是不问世事,实际上是在等待一个新的机会。

卢沟桥事变后,张鸣岐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加入大汉奸王揖唐等人发起的“中华佛学会”,后又与王克敏、靳云鹏等汉奸一起,到日伪政权中的“华北政务委员会”任职。甚至在抗战即将结束时,与王揖唐、殷汝耕等发起“乙酉法会”,为行将灭亡的日本法西斯摇旗呐喊,祈祷“大东亚圣战之必胜”。

也许是抗战胜利后不堪“汉奸”之名的压力,或是想追随日本法西斯的阴魂,1945年9月15日,张鸣岐在天津病逝。

与张鸣歧相比,两江总督张人骏在气节方面则更显可贵。

出逃

张人骏,字千里,直隶丰润人,同治朝戊辰科进士。他最为人称道的是在担任两广总督时,乘坐军舰赴西沙群岛巡航,在永兴岛上升旗鸣炮,宣示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武昌起义刚爆发时,他正处在长江下游的南京城内,从他给内阁的电文中,能够看出其内心的焦虑和恐慌:“下游江防紧要,伏莽素多,乘机窃发,在在堪虞……请海军部饬即多派兵船……兼程来宁,分布各埠,保华洋商务。”

然而,革命形势的发展大大超出他的想象。11月初,上海、浙江等地先后宣布独立,不过,南京城还控制在张人骏的手里。12月初,面对攻城的革命军,张人骏先是派和自己私交甚笃的美国传教士、鼓楼医院院长马林与新军接洽,表示愿意投降。趁着马林出面周旋的空隙,张人骏让手下准备好一个箩筐,趁着天黑,将箩筐一头用绳索固定在城楼上,他坐在里头缒下城墙,出了城,直奔停泊在下关江面的日本兵舰。他也因此被人戏称为“箩筐总督”。此后,由南京到上海,再到青岛。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青岛被德国占领,张人骏一家北上天津避难,之后就一直待在天津。

虽然当过几任“封疆大吏”,张人骏因为官清廉,并没有攒下多少家底。他在青岛和天津的晚年生活过得比较拮据。《胶澳志》说他“然清廉自持,家无余财”。张人骏的曾孙、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的张守中研究员说起曾祖父时,也是一声叹息:“他的晚年,和那些曾经与他同样地位的清朝大臣比起来,的确比较潦倒。”尽管如此,面对袁世凯称帝前后向他发来的请柬,他一概拒绝,至少在骨气上比张鸣歧要硬实很多。

1927年初,张人骏在天津寓所去世,享年82岁。他死后,末代皇帝溥仪亲自到他家吊唁,也算是对这位晚清老臣的怀念。

同样是面对革命军的进攻时选择出逃,湖广总督瑞澂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瑞澂,字莘儒,满洲正黄旗人,武昌起义爆发时,他正在武昌城内。城内清军无论是数量还是武器质量,其实都要优于起义军。但瑞澂听了老婆廖克玉的话,在后花园挖了洞跑了出来逃上停在长江的楚豫舰,最后一路逃到上海。

清廷对他这种逃跑行为异常愤怒,一开始只是下旨革职,仍让其署湖广总督一职,希望他戴罪立功。后听说他逃到上海,直接下旨逮捕,于是瑞澂又逃往日本。

民国成立后,北洋政府将瑞澂存在山西钱庄的百万财产没收。没多久,这位逃往总督就在上海一命呜呼。

与这两位总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一位总督选择“逆流而上”。

复辟

张勋,字少轩、绍轩,江西奉新人。因祖父被太平军所杀,他为报仇,成年后投军,从一个小兵,逐渐成长为江南提督这样的朝廷高级军事干部。

辛亥革命爆发时,他刚被提拔为江南提督,驻防在浦口。作为清朝“死忠”,他在南京与革命军打了一个多月,不得不带着几千辫子军败退徐州。末代王朝也很看重他,授予他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和南洋大臣的头衔。可以说,张勋仕途上至此达到顶峰。

张勋。来源/图片中国百年史1894-1949(上)

他在徐州一边扩充军力,一边找机会“复辟”大清王朝,并分别在1913年、1917年先后搞过两次“复辟”。

1913年夏,前清遗老、恭亲王溥伟在青岛纠集一帮人,打算“联结张勋癸丑之春举兵济南”。张勋在徐州积极响应,与康有为等拟定癸丑三月初三在“济南起兵”。此事被袁世凯获悉,这次复辟最后无果而终。

1917年夏,张勋借北洋政府内的“府院之争”,带兵北上入京后,密电康有为、刘廷琛等复辟骨干前来共同策划。6月30日,他入宫参加“御前会议”,决定当晚复辟。晚上12点,张勋带人入宫朝拜溥仪,“高呼万岁”。张勋因拥戴有功,被任为内阁议政大臣,兼任直隶总督和北洋大臣。不过,这出“复辟”闹剧仅仅维持了10天左右就宣告失败。张勋逃亡荷兰使馆避难。

影视剧中的张勋。来源/电影《建党伟业》截图

自感“复辟”无望的张勋,此后转战商场。他利用多年搜刮来的资金在他老家九江兴建纱厂,成为江西最早、最大的近代工业企业;在北京兴建江西会馆、南昌府会馆、奉新会馆等,为来京办事的江西人免费提供食宿;此外还有修桥筑路,开办当铺等等,赚的是盆满钵满。

1923年9月12日,张勋在天津逝世。

与张勋经历类似的,是直隶总督张镇芳。

张镇芳,字馨庵,河南项城人,是袁世凯的表弟,所以,他的宦海生涯,与袁世凯紧紧联系在一起。张镇芳被任命为直隶总督后没过几天,大清就亡了。不过,他的表兄袁世凯做了民国大总统,张镇芳的仕途之路没有中断。

张镇芳。来源/《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第1卷

民国时期,张镇芳被袁世凯任命为河南都督兼民政长。他在袁世凯称帝一事中鞍前马后,与当时的财政总长梁士诒合谋成立一个全国请愿联合会的民意机构,他出任副会长。这个机构负责在全国范围内发动那些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人,请愿变更国体。被列入名单的人,由他们组织请去吃饭、看戏,还有直接送钱。张镇芳因此和赵秉钧一起被称作是袁世凯的“哼哈二将”。不过,在张的内心深处,还是对清室复辟更认同一些,因为如果袁世凯称帝,他就在历史上被列为“二臣”,这是他们很忌讳的一点。

所以,袁死后,张镇芳又把目光瞄向主张复辟清室的张勋。1917年5月11日,他与直隶省长朱家宝等人联合致函张勋,认为目前是复辟大好时机。宣统复辟后,他如愿再次当上高官,被任命为度支部尚书。复辟失败后,他没有张勋跑得快,被捕入狱。后经过疏通,以保外就医的方式重获自由,住到天津,直到1933年去世。

民国时期的张镇芳,在执着于“复辟”的同时,还在袁世凯的支持下创办了盐业银行,他出任总经理。张本人担任过晚清的盐官,与全国各地的盐官、盐商都很熟悉,盐又是历朝历代必不可少的战略资源,所以盐业银行自创办后,获利巨大,在北平、天津、上海、汉口相继开了四家分行。张家也借此攒下了巨额财富,这才使得张镇芳的继子张伯驹得以有财力收藏古玩字画。

张镇芳之前的直隶总督,名叫陈夔龙。

辞职

陈夔龙,字筱石,贵州贵阳人,曾先后做过四川和湖广两地总督,1909年,接替被免职的端方,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对于他在任期内的表现,同时代的陈三立评价其“类皆切挚,戆直孤忠,謇謇有可揭日月而泣鬼神者!”

武昌起义消息传来时,陈夔龙的反应与大多数官员一样,密电内阁,建议将富有镇抚经验的岑春煊调任湖广总督,责令其收复武昌,并认为武汉新军仅有一小部分参与了兵变,建议清廷用快车速将士兵运往汉口。不过,清廷并未采纳这一建议。

陈夔龙。来源/《东方杂志》1907年第8期

在南方各省纷纷宣布独立时,陈夔龙治下的直隶保持静默。他拒绝了立宪派士绅的独立请求,同时采取措施努力维持社会秩序的稳定,使得天津没有出现严重混乱。《大公报》评价他“无愧为今日救时之贤长官,则人民亦必依赖而信任之”。而陈夔龙自己也颇为自得,他在回忆录中写道:“直隶一省于全国分崩离析之秋,卒能烽火不惊,诚属徼天之幸。”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眼见清亡已无可挽回,1912年2月3日,陈夔龙以生病为由,辞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之职,迁居德国租界。不久,宣统帝下诏退位,陈夔龙移居上海。

袁世凯上台后,曾请他出山,被他拒绝。张勋复辟的“闹剧”中,他应邀出任弼德院顾问大臣,虽未及上任,但一颗心始终系在清室之上。当溥仪被冯玉祥带兵驱逐出故宫时,上海的陈夔龙义愤填膺。段祺瑞上台后,他邀请一帮遗老遗少致电要求恢复对清室的优待。直到溥仪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傀儡之后,他才对清廷复辟彻底死心,真正过起了隐居生活。

1948年8月17日,陈夔龙在上海寓所去世。他也是前清“封疆大吏”中唯一一位活着看到抗战胜利的人。

参政

相较于陈夔龙,赵尔巽和李经羲两位总督似乎更喜欢发挥余热。

赵尔巽,字公镶,汉军正蓝旗人,是前面被杀的四川总督赵尔丰的哥哥。1911年4月,从四川总督调任东三省总督兼管三省将军事务钦差大臣。关外是清廷的发家之地,能把赵尔巽放在这个位置,足以说明朝廷对他有多信任。

赵尔巽。来源/《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第1卷

武昌起义之后,他面对关内大部分省份独立的紧迫形势,决定召开军、绅、商、学各界代表会议,成立“奉天国民保安会”。会上,有人要求赵尔巽宣布东三省独立,此时张作霖突然跳上讲台,把手枪放在桌子上大声说:“我张某虽好交朋友,但我这支手枪,它是补交朋友的。”就这样,虽然关内形势波涛汹涌,但东三省的革命之火并未燃起。

清廷退位后,他同大多数清廷遗老一样逃往青岛。1914年,北洋政府打算编撰《清史》。按袁世凯的意思,让赵尔巽当馆长,于式枚、刘廷琛当副馆长。结果刘廷琛把袁世凯派过去的使者骂了一顿,赵尔巽则欣然答应。面对别人说他“二臣”的指责,他辩解道:“我是清朝官,我编清朝史,我吃清朝饭,我做清朝事,并非‘二臣’”。袁世凯死后,他一边继续编书,还在段祺瑞执政时担任参政院议长等职。

1928年5月,536卷、800余万字的《清史稿》全部出版。尽管时人认为史稿错误疏漏太多,这部鸿篇巨制的确是耗费了赵尔巽的全部精力,他也在《清史稿》全部出版的前一年9月病逝。

与晚年赵尔巽经历相似的是云贵总督李经羲。

李经羲,字仲仙,安徽合肥人,是晚清重臣李鸿章的侄子。1910年,担任云贵总督。与之前大多数“封疆大吏”不同,李经羲对革命持相对宽容的态度。比如,他任总督时,有人举报蔡锷是革命党,即使明知道蔡锷在进行革命活动,他对此睁一眼闭一眼,甚至还偷偷拿出银元资助蔡锷。

赵尔巽。来源/《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第1卷

辛亥之后,蔡锷在云南发动起义,建立军政府。他首先是劝李经羲主持云南政局,被李拒绝。有人提议将李经羲枪毙,被蔡锷否决,转而采用礼送出境的方式将李送出云南。

离开云南后,李经羲回到北京,在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内谋了政治会议议长的闲职。袁死后,北洋政府内发生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李经羲被黎元洪请来当内阁总理。结果,他在这个位置上只呆了一周,就被谋求“复辟”的张勋给赶下台。此后,李经羲心灰意冷,再未过问政治,1925年9月,在上海病逝。

末代总督中还有一个是陕甘总督长庚。长庚,字少白,满洲正黄旗人。辛亥后他的结局,《清史稿》只有简单一句话:“逊位旨下,长庚乃将总督印交布政使赵惟熙而去,越四年卒,谥恭厚。”关于他的史料甚少,存在感相对较弱,不过结局上也算善终。

站在今人视角看,这12位“末代总督”,本有机会也有条件比普通人看得更远、做得更多,但面对摇摇欲坠的大清王朝和浩浩荡荡的革命洪流,他们大多数人固执的继续充当旧制度的坚定维护者,不是一起沉沦,就是试图螳臂当车而闹出历史笑话;还有一些知难而退的,也在“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怅中度过余生。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大概有二:其一,“末代总督”们几十年的宦海生涯塑造了对“皇权”的强烈执念和“食君俸禄忠君之事”的固化思维;其二,正是常年身居高位,才知道个人荣辱以及家族命运早已与封建王朝紧紧地绑在一起,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人,如赵尔巽、李经羲,面对“忠和义”“名与利”也做出了相对体面的抉择,这或许也是他们为自己找到的最好的归宿了吧。

离开IG上中双爹的阿水能走多远?

S9结束之后的转会期,IG的Jackylove并没有选择与IG续约,反而离队成为了自由人。在之前的采访中,他曾经表示自己希望去一个下路资源倾斜较多或者辅助强势的队伍。

从这样的言论中,我们也能看出Jackylove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情。

对于新生代的职业选手们来说,Jackylove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一位,毕竟他在17岁变夺得了世界冠军,有了两次世界赛的经验。

天赋潜力巨大,并且自身几乎还处于上升期的Jackylove完全称得上是未来可期。我们能够欣喜的看到Jackylove逐渐挑起队伍的大梁,在队伍整体状态低迷的时候,能够成为稳定的输出核心。

至于离开IG的Jackylove,个人决定他或许能够挑起更大的责任,最终得到成长,成为LPLADC的中流砥柱。

毕竟IG不是依赖下路的队伍,下路往往需要抗压,而辅助又不是十分的强势,所以Jackylove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选择离开队伍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许只有离开上中的保护,他才能更好的成长,得到更好的发展。不管怎么样,希望他职业之旅一帆风顺吧。

这就是我的观点,小伙伴们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欢迎留言讨论,原创手打不易,您的点赞与关注是我最大的动力。

理性分析今年英雄联盟洲际赛上滔博的ad选手loken的表现算不算得上是演员?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说白了就是比其他战队菜

无论是纸面实力还是夏季赛到目前为止的战绩,TES都无愧于LPL的第一梯队,除了几个赛季上野肉眼可见个人实力的进步速度以外,中单Knight更是被很多解说称为“天才少年”“黄金左手”以及“国产中单的希望”(目前为止夏季赛Knight确实是所有中单里输出占比最高的)。下路Loken和Ben的组合虽然不是TES中最耀眼的明星,甚至Loken选手的输出能力从数据上看仅排在全联盟倒数第二的位置(倒数第一的Hope选手甚至不是EDG的主力AD)

也就是说Loken选手虽然不是TES的核心Carry点,但至少不至于成为突破口。

并且TES的强大还必须算上“白色月牙”这名经验丰富的优秀教练,他的BP很少被人诟病,很多“后进”的队伍在他的带领下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洲际赛上TES不适合面对的第一类战队,那就是选手个人能力不弱,但是整体风格偏后期发育的队伍,由于我个人今年没有特别关注LCK,所以只能说TES不适合跟LCK四支队伍里这种类型的队伍去打,尤其是打野防守做得好的发育型队伍,TES很大概率会陷入苦战。

TES的第二个潜在问题,就是一旦前期上中野里如果有两人陷入逆风,那么节奏可能会直接被打乱,不少人之前已经说过,TES的中野如果前期劣了,就会变得很急躁,总是想去带节奏做事情,而369在很多比赛里也容易上头,急于帮助队伍打出优势,这种上头可能是急于开团,也有可能是急于打出对位击杀,但结果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如果说BLG,V5还有前10分钟的VG是“听教练部署的好孩子”,那么TES在对战中就很容易因为情绪的影响导致他们偏离战术轨迹,这种情况的后果就是不断被对面滚雪球,然后输掉比赛。

东汉光武帝刘秀兄长刘演如何评价?

一直想诠释一下刘縯这个人物,现在一般写成刘演,感谢头条给我这个机会,刘縯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此人英雄盖世,天下无双,只是可惜少了些许权谋,终毁于小人之手!

王莽末年,干旱连年,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豪杰争相漂起,天下大乱!

刘縯字伯升,南阳蔡阳人也!纠集豪杰曰:“王莽暴虐百姓,如今枯旱连年,兵革并起,此乃天欲亡王莽也!匡复汉室江山,定高祖万世基业,正其时也!”

当初王莽篡汉时,伯升常常心怀不平,愤愤不已,如今则欲纾其志也!非胸怀天下者,曷能出此言哉?

观伯升此言,其人心系天下,救民于倒悬也!所谓英雄豪杰者,在于为民请命,济天下苍生也,伯升适其人乎!

伯升率宗族乡亲起义,并非一帆风顺。倾之,在小长安为王莽将帅甄阜、梁丘赐所破,宗族多所亡散,已合义兵新市、平林将帅王匡、陈牧等亦惧,各欲分兵散去,伯升忧之,以为一旦分散必为王莽各个击破!

当此之时,下江兵将帅王常、成丹、张卬在宜秋,离小长安未远也!于是伯升劝住诸将,自带李通及弟刘秀往宜秋借兵!晓说王常,合纵之利,王常许之!卒合义兵,还与甄阜、梁丘赐战,大破之,诛甄、梁焉,收其财物!

伯升忧诸将贪财,得财物之后,无心再战!便聚财物,当众烧之,以成破釜沉舟之意,示不破王莽不还也!进兵击宛城,破杀王莽大将严尤、陈茂!

王莽大震,令天下画伯升像悬于县衙中堂,旦夕射之!能诛杀伯升者,赏十万金封万户侯,位在诸侯王之上,即处上公之位也!

足见伯升当时声望及威名远扬!其用兵之谋不亚于项羽,为将之勇不让黥、彭也!深谙用兵行军之道!

读史至此,以为平天下者,非伯升莫属!

然而,破宛城之后,方圆百里,日有所降,兵众至十余万之多!平林、新市、下江将帅欲立刘氏以统一号令!伯升威明,且权倾诸将,绿林诸将帅乐放纵,皆忌惮伯升,不欲立之!遂闭门相谋立刘氏宗亲刘玄,乃刘秀族兄也,刘玄暗弱,常为诸将戏耍,故诸将欲立之,容易左右政权也!

王匡、陈牧、成丹、张印、朱鲔等人商定之后,便召伯升晓示其意。当是之时,唯王常与南阳士大夫及宗室將帅欲立伯升!伯升见王匡等人有意立刘玄,乃曰:“将军等欲拥立刘氏宗亲,其德甚厚,然而以愚之鄙见,窃有所未同也。如今山东赤眉蜂起青、徐之间,势力强盛,拥众数十万,若闻南阳立刘氏宗室,恐怕赤眉也会效仿,复有所另立,如此一来,必将内争。然而王莽未灭,假如宗室相攻,是令天下大疑而自损其权也,非所以为天下诛王莽之意。况且首兵唱号者,鲜有能遂,陈胜、项籍即其事也。舂陵去宛城地方不过三百里耳,未足以为大功,若贸然拥立刘氏为帝,是为天下准的,天下后起之秀强大者必然相互效仿,则是与我等争权夺位,成割据之势,故在下以为此计非善也。不如且先称王以统一号令,假如赤眉所立者贤,相率往从之;若彼等无所复立,待破王莽降赤眉之后,再举尊号,亦未晚也,愿公等三思。”

观伯升此言,非为一己之私也,乃一心为公也!毕竟地方数百里便可称帝,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帝王,所以为天下计,伯升之言甚可取也!其人不单有勇气谋略,胸怀天下,眼光胸襟亦非常人所比,去绿林將帅远矣!所为所思所言皆有为天下计之心,美哉!观其言欲见其人,闻其声而思其人也,此之谓乎!

然而绿林诸将不许,遂立刘玄为帝!是后,伯升亦未有所怨言也,只是深忧此举必将内争,果然如伯升所料,后来赤眉立牧羊人刘盆子,刘永,王郎,公孙子阳皆自立为帝,与刘秀争夺江山,光武一一削平!只可惜伯升看不到了!

伯升爱将刘稷,南阳宗亲,勇冠三军,将兵在外,闻刘玄得立,乃曰:“本起兵图大事者,伯升兄弟也,更始何德何能居此大位?”更始,刘玄帝号!

更始诸将闻之,心忌刘稷!

先是更始将帅攻新野城,新野宰潘临死守,更始久攻不下。潘临乃曰:“愿得司徒刘公一言,即降耳!”更始称帝后,拜伯升为司徒!及伯升军至,许诺潘临,潘临即日开城出降!仅隔一月,刘秀、王常等诸将又于昆阳大破王莽大将王寻、王邑百万之众!至此伯升兄弟威名日盛,权倾更始,有信大义于天下之势!

由是更始将帅深以为忧,忌之越深,便有谋杀伯升之心!一日,更始大会诸将,饮酒,酒过三巡。更始雅闻伯升宝剑,天下无双,便起身借而视之。御使申屠建随即献玉珮,示意更始诛伯升。然伯升无罪且功大,更始下不了手!

宴罢,伯升舅氏樊宏谓伯升曰:“向者申屠建献玉珮用意之深也,昔鸿门宴,范增举玉珮示意项羽,难道更始有意诛你?”伯升笑而不应,大概以为更始无能为也,亦不敢出此意!

以此足见伯升为人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故以己之心度更始之腹矣!无所防备,然而更始欲害伯升之心越深!

到了刘稷破鲁阳归来,更始拜刘稷为抗威将军,刘稷不受,亦不拜!于是更始诸将陈兵数千招刘稷,欲其受命,强之!刘稷不肯!更始诸将遂以刘稷违抗王命,大逆无道,將诛之!

伯升闻之,往相救,更始诸将不许,伯升强争,争之不能得!大怒!

更始诸将本欲害伯升,只是碍于他功高德盛,一直没有把柄,如今见其大怒,恐举兵谋之!遂力劝更始共执伯升,即日害之!时刘秀將兵在外!闻伯升遇害,呕血数升,晕倒过去!

两贤将,同日受戮,天下莫不痛心,由是更始尽失人心!以至后来为赤眉所破,而后又为刘秀击灭之!而伯升已早死!可悲可叹!

观伯升之死,有情有义,天下义士也!死非其所,天下莫不悲之!

这是一个典型的悲剧性人物:胸怀天下,首昌义兵为天下先,身怀谋略,举足欲一海内,却事业未竟而身先死!死又不得其所,令人为之扼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