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赤光天机剑,澶渊之盟究竟是真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cf排位号 susu 2023-09-25 11:30 146 次浏览 0个评论
CF笑脸号

赤光天机剑,澶渊之盟究竟是真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檀渊之盟是指公元1004年秋天(宋真宗景德元年),进攻的辽军和防御的宋军之间,于檀州城下(今河南濮阳)所签订的“和平条约”。

此条约的评价可谓是两极分化,有说它开启了辽宋之间近百年的平安局面,也有说它使得北宋武备松弛,又开了岁币的滥觞,是间接地使北宋屈于辽朝的军事压迫之下,也造成了北宋军队战力低下,最终被金国所灭的后果。

要说起来,这盟约签得实在是憋屈,因为它是在局势完全倾向于北宋的情况签的,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本来就不应该签订、不应该给钱、不应该示弱的条约。

一、檀州之战,辽军主动进攻,而北宋朝廷却不敢应战

宋太宗赵光义继位后,有意收服五代时期被辽朝所占的幽云十六州,于是进行了两次北伐,可惜两次都败北了,尤其是第二次、公元986年的雍熙北伐,宋太宗御驾亲征,结果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名将杨业被俘不屈而死不说,赵光义本人的屁股还中了两箭,甚至还差点发生了一场政变。

雍熙北伐后,辽朝陷入内乱,无力南下,而宋太宗也不敢再随意对辽朝用兵,北宋战略从进攻变为防守,修筑堤坝来阻挡辽国的骑兵。到了宋真宗年间,辽朝在萧太后的治理下日益强盛,于是就在景的元年九月,辽军再次大举南下,绕过宋太宗时期的防御堤坝,直冲檀州城下,离北宋国都开封只隔黄河相望了。

局势如此紧张之下,掌管着朝廷最高权力的四位宰相级别人物,分别就战与逃两个方针分成了两派:

主战派: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毕士安和寇准极力主战,寇准更是主张宋真宗御驾亲征,激励士气;

主和派:参知政事王钦若和佥枢密院事陈尧叟,分别主张迁都南京或者四川;

而身为帝国最高元首的宋真宗赵恒也有意议和,实在不行的话迁都也是可以的。宋真宗和主和派的心思可谓是一拍即合,他们有着不少的借口:

有宋太宗雍熙北伐和高粱河之败的前车之鉴,北宋朝廷是害怕了皇帝御驾亲征,容易输不说还可能造成国家内乱;鉴于唐朝安史之乱和五代武人当政,北宋一朝一直都是重文轻武的,而北宋的文臣们也害怕武人打赢战争后重夺权力,给他们造成麻烦;宋真宗赵恒此人没有任何军事才能和经验,是名副其实的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他本来就对如狼似虎的辽人有着一种恐惧心理,更别说让他直接去面对他们了;

最后在寇准极力要求之下,宋真宗只好极不情愿地上了前线,当然一路也是扭扭捏捏地犯了拖延症,寇准是踢一下走一步,一直到檀州城南后就再也不愿前进,而此时北宋的数十万大军正在黄河对岸的城北地区浴血奋战。

战事紧张之时,同样御驾亲征的辽朝萧太后甚至戎装上阵,为辽军擂鼓助威,而宋真宗此时也没有后路了,一旦后退以后他这皇帝就颜面尽失了,所以他在接近被胁迫的情况下越过黄河,来到了檀州城北。

二、在宋真宗亲征的鼓舞下,宋军爆发了惊人的战斗力,可是在大好局势之下却还是不得不签订了屈辱的《檀渊之盟》

宋真宗亲征的消息一传到军中,宋军的士气一下子呈几何式的增长,而当代表天子的黄龙旗出现在城头之时,北宋官民同样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战事一度出现逆转,可是敢站在城上的宋真宗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勇气,在将军权全部交给寇准、杨亿、高琼之后,借口家里有事,宋真宗就马不停蹄地跑回了开封躲起来了。

当然这时的辽军也已经出现了疲势:

由于辽军本来就是绕道而行,补给线一下子被拉长了不少,战事也因宋真宗亲征而陷入了胶着状态,还经常受到兵线周围的宋军侵扰,补给是越来越困难了;宋真宗前脚刚走,后脚宋威虎军头张瑰就以床子弩射杀了辽朝先锋大将萧达凛(张瑰所用的极有可能是北宋魏丕改良的床子弩2.0版本,最大射程可达千步,也就是1500多米);由于宋真宗的亲征和寇准的指挥得当,檀州城下集结的北宋军民多达数十万人,其中还有跟随这宋真宗而来的朝廷禁军(由于北宋强干弱枝的政策,禁军实际上是北宋最强大的战力),战况已逐渐向北宋偏移了。

可是宋真宗跑得太快,看不到也看不懂前线战事的胜利,在跑后不久就派了使臣曹利用主持前线议和的事情,而辽朝执政者萧太后也派出了北宋降将王继忠,和曹利用两人私下会面,商量议和事宜。

虽然寇准和杨延昭都坚决不能议和,要以战事解决辽宋的百年恩怨,可是主战的寇准不在开封,此时皇帝身边聚集的又都是陈尧叟这样主和的人,而宋真宗本人也不想再打了,毕竟他对前线战事本来不了解,辽军又和自己只有一河之隔,所以主和派很容易就撺掇了宋真宗,下令议和了。

于是辽宋双方就在檀渊这个地方签订了盟约,约定:

辽宋为兄弟之国,宋为兄辽为弟,后世仍以世以齿论;以白河沟为界,双方撤兵,此后但凡有越界盗贼逃犯的话,彼此不得藏匿,双方交界处的城池不得加强驻兵和修建防御;宋朝每年向辽提供“军旅之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披,到雄州交割;双方在边界设立榷场,开展贸易往来。

此后辽宋两朝近一百来没有过战事,双方以兄弟相称,宋朝没有丝毫亏待过辽国,而辽主对宋帝也是十分仰慕,对辽宋两朝的贸易、经济发展也有积极的作用。

三、《檀渊之盟》已定,可寇准和王钦若两人都高兴不起来,就连主和的宋真宗,到后面也认为这是他一生的耻辱

宋真宗本人其实还算个好人,在檀州城下时,由于已近寒冬,宋军过冬衣服不足,而宋真宗率先将自己的冬衣拿给将领穿上,“臣下皆苦寒,朕安用此?”而且像“挟持”着自己北上的将领高琼,在事后宋真宗也没对他做出什么处置,高琼在真宗朝还做到了检校太尉等职位,甚至于他的曾孙女高滔滔,日后还嫁给宋英宗赵曙,被后人称为“女中尧舜”。

可是好人不代表就能做好皇帝,在檀渊之盟后,立有大功的寇准反倒被罢免相位,流放到陕州,原因就是那位主张迁都南京的参知政事王钦若,他在真宗御驾之前就被安排到了河北大名府镇守,所以对他来说:一、檀渊之盟不关自己的事,是寇准挟持皇帝而被迫签下的城下之盟,是实实在在的国家耻辱;二、自己主张迁都的决意才是正确的,皇帝被寇准蒙蔽不听,所以才有檀渊之耻。

理由够奇葩啊,当然这也反映出北宋以来以文制武所造成的文人空谈和抑制武人的情况。而本来以檀渊之盟为傲的宋真宗,在王钦若的忽悠下,也开始认为檀渊之盟是一种耻辱,不但没有任何战绩,反而开了国家议和的先例,反正宋真宗是把气都撒在寇准身上了,完全想不起来当时要议和的是他,不准寇准打仗的是他,临阵逃跑的也是他,这大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选择性无视吧!

而为了弥补这一耻辱,宋真宗脑洞大开,和王钦若合演了一出泰山大戏。自古以来,封禅都是有大功德、大功绩的皇帝才能做的事,古人以泰山为“天下第一山”,离上天最近,封禅有祷告神明,宣扬功德的重要意义,自秦始皇以来,有资格泰山封禅不过七个:秦始皇嬴政、汉武帝刘彻、光武帝刘秀、唐高宗李治、则天皇后武曌、唐玄宗李隆基和宋真宗赵恒。

要按功德、政绩来说,宋真宗赵恒绝对无法望其余六人之项背,可他为了洗刷檀渊之耻执意封禅,劳民伤财不说,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为了顺利封禅,宋真宗还导演了一出天书的前戏,假意说自己做梦梦见了仙人,在开封承天门处放置了“天书”,然后宰相王旦、王钦若、陈尧叟等人聚集承天门,果然“发现”了仙人留下的天书,最让人可惜的是,在这出天书戏码里,一向耿直刚正的寇准也掺和了进来。

在得到了各地所上的天书后,宋真宗赵恒于景德五年十月正式封禅泰山,之后又继续借口各种祥瑞而到处封禅祭祀,演了一出又一出的闹剧,全国更是掀起了一股“祥瑞热”。当然此事还有后续,宋真宗封禅泰山之后,瘾是过够了、面是攒住了,可封禅二字却成为了后代帝王最不愿提起的耻辱,宋真宗也成为了历史上最后一位封禅泰山的帝王。

为了洗刷檀渊之盟留下来的阴影,宋真宗用尽了后半生所有的力气,可见檀渊之盟对宋真宗来说,是败笔大于功绩,乃至于他一直都不想承认这次的盟约,而把议和的责任全部推给寇准了。

总结:檀渊之盟是一份原本就不应该签署的盟约,甚至连当事人宋真宗都不愿承认它的存在,所以说它是败笔才更为准确

檀渊之盟的消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首当其冲的例子就是“天书事件”,宋真宗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找了一大堆神仙给自己洗白,每年消耗在封禅祭拜的费用都足以应付“赏赐”给辽朝的岁币了。

而且在双方平息战事之后,宋真宗就开始大力裁军,不但裁老弱病残的士兵,连有一定战斗力但耗资较高的军队裁减甚至直接取消,这也导致在檀渊之盟后,北宋和国力远弱于己的西夏王国的战事多次失利,更是无法阻止西夏立国,给北宋的西北边陲插下了一颗硬钉子。

俗话说“知耻而后勇”,宋真宗知耻了可不勇,对待北宋官员和百姓就大加剥削,对待辽朝和西夏就畏畏缩缩,殊不知汉初有白登之围,唐初也有称臣突厥的情况,一时的胜负并不是要紧的事,最重要的掌权者能不能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再卷土重来,很明显,宋真宗没做到勇,却做到了横,还是窝里横,一昧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身上,自己倒是摘得一干二净。

当然檀渊之盟的签订有它的积极作用,从正面来看,它使得北宋从灭顶之灾中解脱出来,而辽宋两朝也维持了近百年和平,为遭受战火摧残的边境百姓留下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对双方的社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所以檀渊之盟确实能算是宋真宗的功绩之一,虽然这功绩他自己也并不想承认罢了。

作者/一贰一橙:天文地理,一概不懂;古今中外,都靠瞎掰,主要百度,然后乱编,喜欢点赞!

赤光天机剑,澶渊之盟究竟是真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DNF赤光天机剑附魔什么?

远古任务获得,依次顺序为戒指,手镯,项链,鞋,腰带,护肩,护腿,上衣,武器。 适应职业:剑魂 基本属性:

1.物理攻击 413~429;

2.魔法攻击 461~476;

3.力量 17~25;

4.命中率 -1%;

5.攻击时,有2%的几率使敌人进入感电状态12秒,若攻击感电状态的敌人,则每次攻击还会附加100点伤害;此时还会使自身增加15%的物理暴击率,效果持续12秒。

三国演义第一个登场的为什么是大青蛇?

作为四大名著的《三国演义》相信大家都几乎看过,虽然《三国演义》中与中国历史中的三国有一定出入,也就是三国演义是将历史中的三国史记小说话了,取源于实际,却超脱于实际。

但是三国演义小说中还是存在着很多真是的历史的。 在三国演义小说中的第一章就叫做《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相信大家一看见第一章的名称,或许大家在心中就已经大概有所了解这第一章节讲述的故事就是有关于刘备,张飞,关羽三人在桃园三结义的故事,以及斩黄巾的故事。

可是作者在小说的开头的安排却是让读者会摸不着头脑,首先登场的并不是刘关张三兄弟,也不是他们所结义的桃园,更不是被斩首的黄巾,最先出场的而是一条大青蛇!

建宁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温德殿。方升座,殿角狂风骤起。只见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 将下来,蟠于椅上。 帝惊倒,左右急救入宫,百官俱奔避。须臾,蛇不见了。忽然大雷大 雨,加以冰雹,落到半夜方止,坏却房屋无数。建宁四年二月,洛阳地震;又海水泛溢,沿 海居民,尽被大浪卷入海中。 光和元年,雌鸡化雄。 六月朔,黑气十余丈,飞入温德殿中。 秋七月,有虹现于玉堂;五原山岸,尽皆崩裂。种种不祥,非止一端。为什么会是大青蛇呢?它的寓意又是什么?

其实据传说,大汉的江山也是和蛇息息相关的,刘邦所位于的刘家天生便与蛇有着神奇的不解之缘。高汉祖刘邦在当年便是斩白蛇而揭竿起义,造就了大汉近400年的江山。

可是到了刘备这个时候的时候,汉王朝却是已经岌岌可危,如同在风雨中摇曳的船舶一般,不知道会在何时便会坍塌。

而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条大青蛇,这似乎就是在告诉着人们,事事皆有因果循环,江山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就在建宁二年四月望日,汉王朝的皇宫中突然狂风骤起,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条大青蛇,并伴随着这股妖风,直接就把当时的皇帝从龙椅上吓落了下来,皇上也因为突然出现的大青蛇被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也均被这个神奇的现象所吓住,纷纷逃窜。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就在人们惶恐中那条大青蛇却是有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但是就随着大青蛇消失之后伴随而来的则是各种风雨交加,夹带着冰雹在洛阳的上空瞬间落下。

这种在当时让人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毁坏了不少的民居,要知道在古代人都是非常迷信的,他们认为国家兴旺,肯定是伴随着祥瑞之兆,而同样如果国家衰败之时,也必定会有妖孽作怪!

而恰逢这个时候出现的大青蛇就在冥冥之中给整个大汉王朝起到了灾害还有灭亡的寓意了。 这条大青蛇也会让所有人联想到400年以前刘邦挥剑斩白蛇的事情,作者就此想告诉读者们天道有轮回,天理有循环,王朝即将易主,冥冥之中似乎正应了天意。

接下来便是出现了东汉末年,天下三分。群雄纷纷揭竿而起,汉王朝也就在这个时候走向了灭亡。出现了三足鼎立,战火连天的混乱世代,而这个世代也成就了三国演义这样经典的小说名著!

你的家乡有什么传说能给大伙讲讲吗?

我的家乡很平凡,没有大城市车水马龙的繁华,我的家乡有“百节之乡”“歌舞之州”的说法,因为这里大节三六九,小节天天有,侗族大歌节、萨马节、姊妹节、芦笙节、吃新节、龙舟节、斗牛节、苗年节等,这里有中国最大的苗寨“西江千户苗寨”世界上最后一个带枪单位部落“巴莎”,他们保持着原生态的生活方式,镰刀剃头尤为突出,一个神秘的村寨可以完成要想生男生女的愿望——从江占里。这里的人生活节奏都比较慢,风土人情比较浓厚、好客热情,远方的客人来到这里,家乡的人都会拿出高山流水的热情来款待,一边唱着苗歌一边喝着苗家的土酒,相约风雨桥、牵手吊脚楼、新歌坐月。这就是我的家乡—贵州黔东南

为什么不常见到会写诗的人?

《诗人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无论是古时,还是现在,或者是未来,我们都不缺诗人。因我们有诗的传统诗的风度诗的品质,有优秀的读者作者编者,有经典的作品有才智的诗人有超高的大师。诗的王国,悠久的民族文化,独特的汉字语言艺术,永恒的诗歌精神,不朽的诗歌灵魂,所以我们永远不缺诗人和诗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诗,是纯朴厚实的如辛勤的老人,令人敬佩也令人尊重。诗人的诗品是高尚纯洁的,诗歌作品是清秀如翠竹刚直不弯,美丽如自然山水画,淡雅如清清溪流欢畅涌动。清纯如蓝天白水悠闲自流,又如碧海轻浪温柔轻拥。诗人之多,诗作之精华,诗风之品质都是中国诗坛的高潮期。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网络诗坛的大繁荣,又使曾经冷落的诗坛活跃热闹起来。大量读者和爱好者的回归,网络诗歌发表和阅读的便利性,又促进大批新诗人的崛起,加上早期众多的中老诗人的再度出山。中国诗坛的表面多彩多姿的现象全面开花,万家争奇斗艳,绚丽缤纷的大好局面全方位铺开。

这的确是前所末有的好现象,以国家官方为引导,主流自媒体平台为主流阵营,各大文学专业平台紧紧跟随,无数知名不知名的民间诗歌平台,组合成中国诗坛的庞大群营。每家都围着大批有才华的作者,大红大紫的知名人士有之,默默无闻的无名作者有之,白发苍苍的老者有之,年轻大中学生有之。有数千作者以上的平台数以万计,更有几十万百万千万作者的大型平台。

可以自豪的这样说,有平台就有成千上万的诗人,所以诗人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虽然目前的优秀佳作不是很多,杰出诗人也不是很多,诗坛内外和不和谐的杂音也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读者作者编者水平素质的提高,这些现象一定会有所改变的。空前繁荣,正能量主旋律的新诗坛高潮,一定会在今后的中国出现。

传承发扬优秀的诗歌传统美德,光大高尚的诗歌精神,追求完美诗歌完美人生的升华,是我们读者作者平台共同的利益。目前的首要任务要克服网络平台,片面的追求经济效益,而略化社会效益的不足。克服部分诗人对功名利益的过度重视,而略化对诗歌内含精神和灵魂的追求。总之,诗爱者和读者多了,诗作者和诗人多了,对于诗歌王国来说都是大好事。

202O年2月14日,即兴原创,江苏镇江

(柔美的风飘悠的云甘甜的雨,中国作家网注册会员,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新浪微博超话现代诗主持人)

自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