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天界珍珠,妖魔鬼怪四者有什么区别

cf排位号 susu 2023-09-14 23:00 152 次浏览 0个评论
CF笑脸号

天界珍珠,妖魔鬼怪四者有什么区别?

“妖魔鬼怪”其实是可以分为两大主类,第一类,以物成精,为“妖”、为“怪”;第二类,由心而生,化“鬼”、入“魔”。中国自古就有很多关于“妖魔鬼怪”的民间传说,《山海经》、《白泽图》在先秦时代广为流传,到了明清时,《西游记》、《封神演义》、《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等神魔、志怪类小说,更将“妖魔鬼怪”的概念广泛地传播开来,深入民心。

天界珍珠,妖魔鬼怪四者有什么区别

然而,因为观念、思维、宗教等诸多原因,民间对于这类神秘化的事物甚为忌讳,对于“妖魔鬼怪”的分类和描述都较为混乱,查查不同时代的典籍,古人其实对于“妖魔鬼怪”都没有太严格、客观的分类,有的时候,概念都很混。

所以,现在我把“妖魔鬼怪”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以物成精,一类则源于人心,无影无形。

我们的先来说说第一类以物成精的“妖”和“怪”。

一、以物成精,视为“妖”与“怪”。

当人们描述那些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邪恶生物时,都会把它们统称为“妖怪”。

1、“妖”与“怪”的区别。

“妖”起初是指反常的事或者不详的征兆,是对反常现象的描述。

《左传·宣公十五年》中就这样写的:“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民反德则乱,乱则妖灾生。”

“妖”,一开始就是被用来描述反常异象的名词,后来,则被人们引申为一些成了精的动植物,而广为流传。

“妖”和“怪”,这两个字经常会连用,虽然意思相近,但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一开始,“妖”更多是指诡异的现象,而“怪”,则是指形象或者行为怪异的人或者物,如《孔家语·辨物》中,夔[kuí]就被称为木石之怪、罔象则被称为水中之怪、贲羊就被称为土中之怪……

所以,到了后来,人们也把妖和怪混用。

2、“妖怪”是否真实存在?

世间是否真的有“妖怪”存在?世界这么大,我不敢确定!

但是,如果从生物进化的角度去看,也许,所谓的“妖怪”,是在广阔的天地间,某个事物,因为某些机缘,产生了基因异变,从而进化成为更高级的物种,产生了灵智和自我的思维,万物有灵,可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

当古人偶然间见到这些通灵的生物,在远古时代,只为生存而奋斗的部落人类,会把它们归为“神兽”进行祭祀,于是就有了《山海经》、《白泽图》……

到了后来,人类逐渐主导了世界,不管统治者还是民众,对于超脱于常识、自然规律的事物都很讨厌,自然就把它们划归为“妖怪”。

3、“妖”与“怪”的分类。

根据古籍的描述,在古人的观念中,通过长年累月的吸纳精气,动植物可化为人形,因为长世间与精气接触,没有生命的事物可以获得生命,人们都把它们混称为“妖怪”,对于这些获得进化的新物种,古人其实还真没一个准确的分类。

所以,现在可以把成了精的生物,称为“妖”、“妖精”;而因物老而成精的静物,可称为“怪”、“精怪”。

二、由心而生,化成“鬼”和“魔”。

说完了“妖”和“怪”,现在来说说“鬼”与“魔”。

1、什么是“鬼”?

说到“鬼”,肯定有一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从唯物论的角度来说,鬼是不存在的,它只是人们的臆想而已。

然而,古人却认为鬼是存在的,那到底什么是“鬼”?

《说文解字》认为“鬼”从人。

《礼记·祭义》:“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

这是中国古人对“鬼”的理解,我们不要从字面上去理解,要以易学的角度去理解。

《说文解字》说,鬼是由人转变的;《礼记·祭义》认为,所有人、无论是谁都会死,人死后的归宿是土,这里所说的“土”并不是泥土的意思,而说“坤”,“坤”为土,为老阴,先天八卦中,天地定位,坤卦在下,其象为水,其态为润下,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正常人的肉体死亡后,其意识、精神能量,会像水一样,慢慢下沉、分解,逐渐融入大地之下,成为天地灵气的一部分,沉寂不动,等待一阳来复,再次触发新的生命,这就是古人对“鬼”的理解。

在汉初之前的古人观念中,凡人死后成“鬼”,以太阴之态,归于地下,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但是,若凡人如果生前正直聪慧,或受到极大的屈辱与不幸,那么,他们死后的就拥有非凡的力量,能独立于世间,成为鬼神的存在,可接受祭献的血食。

用现代语言来说,就是说,如果这个人死前的精神力、意志力、意念非常强大,就会成为一种特殊的能量体,或者可以称为精神体,这种精神体,可以说是人的执念,是人生前,心中最大欲望的映射,所以,生人心中所思,能与精神体一致,或生人为精神体意念所系,与精神体有因果关系……都会产生精神意识的共鸣,这就是发生灵异事件的缘由,一切都是精神领域中所发生,而其他人根本无法看到、或接触得到。

因此,疑心生暗鬼的说法是很正确的!

2、什么是“魔”?

“魔”字源自于佛教的梵文,自始自终都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古印度大乘佛教中观派的《大智度论》中是这样解释的:“问曰何以名魔?答曰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是故为魔。”

在道教中,有一门道法,称为“制魔”,是对魔的“制御之法”,里面所称魔的范围非常广泛,有天魔、地魔、人魔、鬼魔、神魔、阴魔、阳魔、病魔、妖魔、境魔十大类。

道教认为,由于修道人念头不正,而招致诸魔来试探,而所谓的制魔,实际上就是用诵经、符咒等方法,护卫修道者的心神,坚定信念,让诸魔自行退避。

所以,我们可以得到答案了,所谓“魔”,原本只是修行之人的专属,后来,引申到人的心中有邪念、恶念,当人受到这些邪念、恶念影响后,就步入邪道,行罪恶之事,更甚者祸国殃民、生灵涂炭,而这些邪念、恶念,则被宗教界实体化后,被称为“魔”。

“鬼”与“魔”虽然都是由人而生,不同的是,“鬼”是人死后的执念所转生,代表的只是对世间的执着与牵绊,而对于我们人来说,与精神体共鸣的机率,比中彩票的机率低得多。而“魔”则是由生人心中的恶念而生,代表的是对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恶意与邪欲,在每个人心中,都不止有一个“魔”,就看你是否能制得住。

西藏的美食你最爱哪一个?

西边的启明星照耀寂静的河谷和田野,在这户农庄里,众人的鼾声依然浓重。肥胖的女主人最早起床,她摸索着穿上长袍,围上邦典,将散乱的头发挽在一处。她走到厨房里,赶走炉灶上懒睡的猫,炉膛里的牛粪火一夜未熄,炉膛上的铜壶依然发热。

她切下一块酥油,放进沉重的酥油桶,又提出铜壶里的茶包,将熬煮好的茶水倒进酥油桶。这个农家院子里只有她一人,天空中只有启明星。她面对着一口水井,有些忐忑地看着井口。因为昨天夜里她梦见井里的龙神从水中飞起,它的身后跟随着许多巨大的鱼,大张着嘴。

山顶小寺庙的灯光已经亮起,遥远的早课鼓声传来,隔壁院里同样传来打酥油茶的声音。女人将打好的酥油茶倒进丈夫的木碗里,她轻轻地摇撼丈夫的身体,该起床了。

小昭寺的糌粑生活:拉萨甘丹康萨,06:00~09:00

这是西藏农村极其常见的早晨情景,而在拉萨,城市特有的节奏也改变了早晨的生活。

这里是甘丹康萨,距离小昭寺仅仅有一墙之隔。清晨,小昭寺也敲响了鼓声,这座建造于1300多年前的古寺,迎来了第一缕晨光。

开小店的尼玛次仁和开茶馆的边巴都出生在甘丹康萨大院里。这座紧临着小昭寺西墙的大院的名字颇有来历,似乎总和名将关联在一起,最早曾是名将甘丹才旺的官邸,后来颇罗鼐以及和硕特蒙古的固始汗都在这里去世。

一片黑暗中只有莲花生大师像下的油灯发出微光,小昭寺早课的沉闷鼓声隔着三层墙壁传来,尼玛次仁的妻子最先起床,于是响起了酥油茶搅拌机的旋转声,算是起床的信号。家中正中央是朱红的藏桌,三盏相似的银盖木茶碗地放在藏桌正中,这是尼玛次仁和她妻子、子女的碗,藏族人家讲究各人用自己的碗,尼玛次仁家的碗厚重讲究,单价不下数千元。

随着热茶倒进木碗内,华美的银盖碗也滋润地蒙上一层热雾。上好的酥油一斤要45元,尼玛次仁一家一个月要吃掉4斤酥油,于是他们退而求其次,买的是35元一斤的二等酥油。妻子将糌粑和一点酥油茶倒进一条很有些年份的旧羊皮小口袋,用力揉搓。这的确是考验手劲的时刻,经过一番奇妙的揉搓,从羊皮口袋里滚落出了几个颇有弹性、冒着热气的糌粑坨坨,似乎落在碗上时还弹了一下,仿佛隐隐带着手心的纹路。

这是糌粑最经典的吃法。来自牧区的人,喜欢就着极酸的酸奶吃。而尼玛次仁一家世代都是拉萨人,他们从小泡菜坛里取出一些酸萝卜条。清香平淡、滚热细腻的糌粑,微带甜味和焦糊味,配着冰凉脆快的酸萝卜,拉萨的早餐非常迅速。

尼玛次仁最推崇的是堆龙古荣和白朗的糌粑,这两地分别拥有前藏和后藏最好的土地。尼玛次仁一家四口一个月要吃60斤以上的糌粑,上好的糌粑一口袋20斤,花费75元。虽然酥油价格日日走高,但糌粑价格依然保持平稳,可能这一两年来总共才每斤涨了5角钱。

尼玛次仁小店的对面,几个来自当雄牧区的牦牛肉商人也大步走出低矮的门,在这条小街上,他们是当之无愧的高收入者。这些依旧按照牧区风俗裹着红头绳,穿着厚重皮夹克和马裤的大汉浑身散发出强烈的牦牛肉气味,他们月收入往往在五千上下,使用的全是苹果手机。

他们的店铺仿佛是牦牛肉的堡垒:肉案上堆着厚达一尺的牦牛后腿肉,呈现出丰富的纹理、深浅不同的暗红色和脂肪的条膜,牛皮在产地那曲就已经剥去,肌腱上覆盖着一层薄而白的筋膜,木柄油腻腻的刀放在一侧。

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条小巷又安静下来。当雄汉子们所住的小院里,鸟声嘈杂,不知名的果儿不住地落下。尼玛次仁的邻居,边巴茶馆的边巴大妈掀开厚帘子,在煤炉里添了四块蜂窝煤,古城的早晨如此开始。

河谷中的青稞田:西藏堆龙德庆县 09:00~12:00

从小昭寺出发,一路向西,30多公里外,就来到堆龙德庆县的古荣乡,拉萨河谷的这一段是西藏最肥沃的青稞产地之一。迂缓的河水冲击出广阔的原野,宜人的气候和充足的日晒相得益彰。河岸两侧的群山向河谷缓缓倾斜,又为山泉水灌溉田野和推动水磨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早饭的糌粑已经吃完,大扎西老人翻看藏历,今天的日子有两个“水”,书上说可以吃药、看医生,亲戚之家互相走动或做生意。这是普通的一天,他的老伴错吉和儿媳妇尼珍已经背起灰尘仆仆的藤篓,推开木门,踩着沾满露水的金色麦秆,缓缓下坡,走向原野。

她们穿过村口的青藏公路,连夜赶路的载重汽车有的依然亮着大灯。青稞本是抗旱、抗倒伏的植物,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工照顾。在春天出苗时,她们已经用铁耙粉粹了板结的土壤。如今还有一个多月青稞即将成熟,如今的工作则是除草。

大扎西老人家里共有20亩青稞地,等到8月可望收获10000斤青稞。错吉和尼珍沿着河边走着,手里攥着一大把拔下的杂草,她们远远地走过几座横跨小溪上的低矮石房,这是村里的磨坊。磨坊里有巨大的水磨,通过调节两片磨盘的间隙和研磨的时间,可以磨出粗细程度不一的糌粑。大扎西家里的10000斤青稞,足足要让水磨日夜不停转上20天。

大片的云沿着河谷从拉萨方向不断旋来,错吉和尼珍绕过了田间的神龛,回过头来向着青藏公路的方向前进。待到青稞成熟并磨成糌粑之后,大部分也会沿着这条公路送往拉萨。

数年之前,都来自日喀则地区的德吉和曲珍两位姑娘,也是沿着这条道路,来到古城拉萨。

藏式生活的堡垒:拉萨甜茶馆 12:00~15:00

德吉今年28岁,来自日喀则白朗县;曲珍25岁,来自日喀则谢通门县。她俩的生活很相似,毕业之后就到拉萨的饭馆来打工。她们在郎赛语言学校学习汉语时认识,并成了好朋友。她们俩的伟大计划就从那时开始。

她们在饭馆工作了三年,工资从1000元涨到1500元。两人每个月各存1000元左右,三年后,她们攒够了钱,“德吉曲珍茶馆”开张了。

咖喱饭10元,蛋炒饭8元,藏包子 5角,藏面3元,粉丝牛肉汤8元,饺子10元,德吉曲珍的食谱大概如此,价格也实惠,有趣的是,还有意大利面,价格9元。有汉语说明,也足以说明德吉和曲珍的优势,她们的汉语都很好;而更多小茶馆,则并无汉语标志,只是在玻璃上用藏语写着:藏面、汉面、甜茶、酥油茶、包子。如果不通藏语,是很难和系着蓝围裙的小妹交流的。

如今日喀则来的德吉和曲珍已经在小昭寺定居下来,成为新拉萨人,边巴的邻居。她们的茶馆里每晚热气腾腾,烟雾缭绕,打骰子的、喝啤酒的、看电视的、高谈阔论和闷头吃面的,甚至一坐难求。

电视时而锁定国际新闻,时而锁定体育节目。茶馆里有高人,流利地用藏语长篇大论地解说日本局势和美国大选。“安倍晋三”和“奥巴马”是其中唯一高频率出现的汉语词。乡下来的老乡们敬畏地听着解说,一边响亮地喝面,其实在藏语中,“茶”和“面”都是用来“喝”(藏语发音tong)的。

电视里斯诺克比赛的撞击声和打骰子的巨响、欢呼响成一片,德吉的孩子丁真意希跌跌撞撞地走在茶客中间,德吉习惯性地眯上眼睛,她有300度的近视。

距离这里100米远,又回到了边巴茶馆。这里更纯粹地体现出拉萨的秘诀:甜茶馆,是一种生活方式。这里依然安静。边巴喜欢吸鼻烟,她稳稳地坐在紧靠门口的一张沉重的椅子上。对面白色的墙壁反射着刺眼的日光,边巴的鼻孔边烟雾缭绕。

“我家世世代代就住在甘丹康萨。”曾经做过西藏第一代宾馆服务员的边巴说道,她紧靠着甘丹康萨大院厚重的围墙。

边巴茶馆极小,方圆大概不到10平方米,14个人坐进去就挤得不成样子。她的茶馆只供应两样东西:藏面和甜茶。几乎所有的客人都是老街坊。这些老姐妹们遵循着自己的生物钟,边巴的小茶馆的四周有几座古寺,早上起床之后,先去小昭寺转经,然后裹着浓重的桑烟又进入次巴拉康狭窄的转经道,向前右转是策门林寺,最后到边巴茶馆坐下来喝茶吃面。

喝茶也能喝醉,有大妈向老姐妹倾诉自己的遭遇,这次用的是汉语:“我姐姐死了吧,我和我姐姐的老公住一起,我和他儿子的老婆哇啦哇啦有吧(指吵架),我姐姐的老公,他儿子老婆的嘴巴看(指姐姐的老公听儿媳妇的话),不听我的。”

说着说着,她擦起眼泪:“我妈妈没有了,姐姐没有了,贝贝(妹妹)没有了,旁子(房子)没有了,没有了,我哭了。”旁边的老姐妹可把这个故事已经听了一千遍,哈哈大笑:“是妹妹,不是贝贝。”

生活依然在这里流淌着,一年半前大妈们还在讨论其中一位女儿的婚事,如今,这位漂亮的女儿已经抱着婴儿出现在小茶馆里,祖孙三代人,就在边巴的小茶馆里喝茶。

老拉萨有一整套典雅的礼节。晚辈要为长辈倒茶,长辈也要象征性地喝一口,再由小辈续满,这不过是其中最简单的礼节。倒茶时要左手扶右臂胳膊肘,微微欠身,以示敬重。茶倒满后,还要做出“请”的手势。至于喝茶前轻点手指三下,向佛法僧致敬的习惯,如今在拉萨其实并不常见了。

有些乖巧的小辈常在茶馆里向所有认识不认识的长辈敬茶,此外,如果喝了一半有事要离开,不妨将茶瓶里没喝的茶留给别人,并顺祝陌生人身体健康。

虽然许多茶馆只有藏文菜单,让人无法点菜,其实到拉萨的甜茶馆喝茶,是极简单的,甜茶叫“茶阿姆”,酥油茶叫“蕃茶”,意思就是“藏茶”,臧面叫“蕃土”,学会了这几个简单的词汇,就饿不着了。拉萨老人往往自带小茶杯,各式各样,和自己的念珠以及转经筒一样不离左右。这些茶杯往往代表她们独自的个性。

有人要回去了,她沉重地起身,微微欠着身体,侧身经过老姐妹的面前,绝不将后背对着别人挤过去,也不会跨过别人的转经筒,这都是传统的拉萨式礼节。

“请慢走。”边巴说。

“请慢座。”那人说着,掀开布帘走了出去。

康巴蘑菇之味:理塘扎嘎拉山 15:00~18:00

距离拉萨1500公里外,四川甘孜州理塘县,曲西一家人钻入了潮湿的森林。

这里是扎嘎拉山,是理塘通向稻城的必经之路。正面是大片陡峭的石灰岩岩壁,据说莲花生大师曾在这里击败鬼怪,并用其脑浆在岩壁上书写六字真言。这里的岩壁上至今还留有暗藏的门,内有伏藏,但是只有得道者才能打开。

在扎嘎拉山漫长的背阴山麓,则生长着各种蘑菇。曲西一家午后从家里出发,小小的“战旗”吉普车塞进了11个人。母亲和男人们坐在座位上,而孩子、姑娘和媳妇们则热热闹闹地挤在后备箱里。

高原的午后潮湿,异乎寻常的雨云在天上滚动,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一家人坐在山间的草地上吃午饭,午饭是厚面饼子、酥油茶、牦牛头肉和街上买的,五角钱一包的榨菜,理塘是康巴腹地,这里的人没有喝甜茶的习惯。大哥次仁肯定地说:“今天下雨没有。”母亲们脱了鞋,守候在草地上,其余人则分头进入阴暗的森林寻找蘑菇。地面覆盖着厚厚的地衣和树叶,泥泞处可以看见牦牛密集的蹄印。措姆嫂子背着背篓,她说:“牦牛比我们先来了。”所要找寻的,就是牦牛如同剃刀一般锋利的舌头扫荡之后剩下的蘑菇。在阴暗的树根和草丛中,或许有蘑菇的存在;鲜艳的金耳等很好寻找,而有些颜色黯淡的小蘑菇就很难寻觅。然而曲西家却并不担心,理塘盛产虫草,他们都是在草根中寻找极不起眼的虫草的好手,寻找蘑菇自然不在话下。

树叶上露水冰冷地落在头发上,指甲缝里塞满了黑泥,膝盖寒冷,裤腿和裙边已经湿透。16岁的曲西姑娘直起腰来,拢拢耳边的头发,倾听半空中清亮的鸟啼声。回家之后,这个家里最小的女儿会将蘑菇的伞盖洗净,厚厚地抹上酥油和盐,然后放到藏铁炉滚热的边上炙烤。

吃不完的鲜蘑菇,粗粗撕开,理塘的太阳会迅速将其晒干,这都是女人的活计。女人在太阳下晾晒一切:蘑菇、剥去泥皮的虫草、肥大的贝母,牦牛肉等。

孩子们已经穿出树林,来到扎嘎拉山顶,这里有一片小小的草甸,石灰岩山体上有无数小洞。在洞里扔下一些小物件,又去别的洞里随意抓出些什么,会预示自己的命运,这是理塘的古老风俗。

大哥次仁抓出了一些硬币,他是个生意人,对此很满意;他的儿子,5岁的降措抓出了一根女孩的铁发卡,有人发笑,认为这象征着这孩子长大会成为风流帅哥,次仁郑重解释,铁是健康的象征,这意味着降措今后会是个强壮的康巴汉子。曲西姑娘抓出了两枚橡胶奶嘴,她高兴地撇撇嘴,不知道这象征什么。

母亲们做在草地上翻检孩子们采来的蘑菇,曲西的母亲指着一种有小红穗的植物说:“我妈妈小的时候,糌粑没有,这个吃了。”仅仅在7年之前,曲西家还是以种田为主业,并在雨季采集蘑菇作为一道小菜,松茸是其中比较美味的一道;他们也采集贝母,作为一些补贴。随着虫草行情的一路飞涨,他们抛下田地,搬迁到理塘县城,以虫草和贝母交易为主业。采蘑菇也是偶一为之,而松茸的价格已经飞涨到干松茸500元一斤了。

孙子们在奶奶宽大如船的后背上爬着,而在一边的曲西,已经在草地上翻起了跟头。

再过10天,她要离开家乡,去成都继续读书。

是藏火锅还是“甲廓”:拉萨蒲巴仓餐厅,18:00~21:00

在“蒲巴仓”餐吧里,火锅还没有端上来,当过老师的巴桑老人以标准的普通话讲着一些天南海北的故事。

“80年代的时候,有些拉萨人汉语不好,就直接把藏语的意思翻译成汉语,比如他想说,灯泡坏了,就会说,‘灯泡死了’,因为藏语的‘坏’就是‘死’;于是,有天早上,他起来尝了尝酸奶,发现酸奶也‘死了’。”

藏式火锅热腾腾地端了上来,巴桑老人却不把这火锅叫藏式火锅,他称之为“甲廓”,意思为:汉火锅。这个名字说明藏式火锅的来历和在拉萨的汉族有莫大关系。

巴桑老人说,在拉萨居住的汉族人,有清朝驻藏的官员和士兵,也有商人,他们在如今的八廓街以南的鲁固地区,开辟了一大片菜地。“鲁固”在藏语中的意思是“等待龙神”,据说曾有龙神在这里飞腾而出,先是到了一百米外的大昭寺,又直飞山南桑耶寺。八廓街的人们相信龙神会再次从这里飞起,等待龙神的“鲁固”因此得名。

有井水处有龙神,藏族的龙神即“鲁”并非是翻江倒海的角色,而是更多扮演着家神、灶神一样的角色。古代拉萨的汉族定居者们,在龙神的土地上开拓出菜地,并供上了自己的灶神。于是,龙神与灶神逐渐混为一谈,而鲁固在拉萨人的口中也变成了“鲁固菜薪”,意思就是“鲁固的菜地。”

如今鲁固已经是一片热闹的居民区,有夏扎大院和赤江拉让等宏大的宅邸修建其中。当年的鲁固菜薪早已不见踪影。巴桑老人说,这里曾经有一个巨大的玛尼堆,曾经是古代汉族人的墓地,被称为“安边玛尼”。安边,边疆安定,一个汉语名词,成为老拉萨的一个历史符号。

如今安边玛尼已经消失,但这些百年前的汉族人依然在拉萨生活中留下了顽强的印记,拉萨人爱吃的四川式酸萝卜泡菜,藏语的发音就叫:散拉布,一听就明白这个词来源于汉语。其他的,还有“甲廓”:汉火锅,如今成为藏式火锅。

其实这火锅无妨说是汉藏合璧的产物:锅是典型的汉式铜火锅,高汤却是牦牛骨汤;荤菜有猪肉,却是工布的小黑猪;有牛肉,却是牦牛肉;还有藏族人爱吃的牛舌;素材有红萝卜、白萝卜、粉丝、莴笋、土豆和大白菜。荤素搭配,和重庆的辣火锅不同,更类似于北京的火锅涮羊肉。“蒲巴仓”的火锅也有密制的调料,内有藏辣椒和一些香料,具体成分则是机密。巴桑老人用纯正的拉萨话问服务员:“大白菜是山东产的吗?”年轻的服务员瞪大了眼睛。

糌粑的香味、牦牛肉的柔软、甜茶馆的热气、康巴蘑菇的洁白,都融化在这袅袅的火锅烟雾中了。西藏之味,如果你不自己品尝,就不可能发现。

封神演义最后封神名单?

一、姜子牙封神——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清福正神(柏鉴)

管领三山正神炳灵公(黄天化):火龙标、攒心钉、二柄锤;

二、姜子牙封神——五岳正神:

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黄飞虎):五色神牛、金眼神莺;南岳衡山司天昭圣大帝(崇黑虎)火眼金睛兽、铁嘴神鹰;中岳嵩山中天崇圣大帝(闻聘)青骢马;北岳恒山安天玄圣大帝(崔英)黄彪马;西岳华山金天愿圣大帝(蒋雄)乌骓马;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闻仲):黑麒麟、蛟龙鞭;

雷部二十四位催云助雨护法天君:

邓天君忠;辛天君环;张天君节;陶天君荣;庞天君洪;刘天君甫;苟天君章;毕天君环;秦天君完;赵天君江;董天君全;袁天君角;李天君德;孙天君良;柏天君礼;王天君变;姚天君斌;张天君绍;黄天君庚;金天君素;吉天君立;余天君庆;闪电神(金光圣母);助风神(菡芝仙);南方三气火德星君正神(罗宣):(彤华宫)赤烟驹、万里起云烟、万鸦壶、五龙轮、照天印、飞烟剑;

三、姜子牙封神——火部五位正神:

尾火虎(朱招);室火猪(高震);觜火猴(方贵);翼火蛇(王蛟);接火天君(刘环);

主掌瘟篁昊天大帝(吕岳):金眼驼

四、姜子牙封神——瘟部六位正神:

东方行瘟使者(周信)头疼磬;南方行瘟使者(李奇)发躁幡;西方行瘟使者(朱天麟)昏迷剑;北方行瘟使者(杨文辉)散瘟鞭;劝善大师(陈庚);和瘟道士(李平);北极紫气之尊永坐坎宫斗母正神(金灵圣母):四角塔、龙虎如意;

五、姜子牙封神——五斗群星吉曜恶煞正神:

东斗星官(苏护、金奎、姬叔明、赵丙);西斗星官(黄天禄、龙环、孙子羽、胡升、胡云鹏);中斗星官(鲁仁杰、晁雷、姬叔升);中天北极紫微大帝(姬伯邑考):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南斗星官(周纪、胡雷、高贵、余成、孙宝、雷昆鸟);北斗星官(黄天祥[天罡]、比干[文曲]、窦荣[武曲]、韩升[左辅]、韩变[右弼]、苏全忠[破军]、鄂顺[贪狼]、郭宸[巨门]、董忠[招摇]);

六、姜子牙封神——群星:

青龙星(邓九公);白虎星(殷成秀);朱雀星(马方);玄武星(徐坤);勾陈星(雷鹏);滕蛇星(张山);太阳星(徐盖);太阴星(姜氏纣后);玉堂星(商容);天贵星(姬叔乾);龙德星(洪锦);红鸾星(龙吉公主);天喜星(纣王天子);天德星(梅伯);月德星(夏招);天赦星(赵启);貌端星(贾氏飞虎妻);金府星(萧臻);木府星(邓华);水府星(余元);火府星(火灵圣母);土府星(土行孙);六合星(邓婵玉);博士星(杜元铣);

力士星(邬文化);奏书星(胶鬲);河魁星(黄飞彪);月魁星(彻地夫人);帝车星(姜桓楚);天嗣星(黄飞豹);帝辂星(丁策);天马星(鄂崇禹);皇恩星(李锦);天医星(钱保);地后星(黄氏纣妃);宅龙星(姬叔德);伏龙星(黄明);驿马星(雷开);黄幡星(魏贲);豹尾星(吴谦);丧门星(张桂芳);吊客星(风林);勾绞星(费仲);卷舌星(尤浑);罗喉星(彭遵);计都星(王豹);飞廉星(姬叔坤);大耗星(崇侯虎);小耗星(殷破败);贯索星(丘引);

栏杆星(龙安吉);披头星(太鸾);五鬼星(邓秀);羊刃星(赵升);血光星(孙焰红);官符星(方义真);孤辰星(余化);天狗星(季康);病符星(王佐);钻骨星(张凤);死符星(卞金龙);天败星(柏显忠);浮沉星(郑椿);天杀星(卞吉);岁杀星(陈庚);岁刑星(徐芳);岁破星(晁田);独火星(姬叔义);血光星(马忠);亡神星(欧阳淳);月破星(王虎);月游星(石矶娘娘);死气星(陈季贞);咸池星(徐忠);月厌星(姚忠);月刑星(陈梧);

黑杀星(高继能);七杀星(张奎);五谷星(殷洪);除杀星(余忠);天刑星(欧阳天禄);天罗星(陈桐);地网星(姬叔吉);天空星(梅武);华盖星(敖丙);十恶星(周信);蚕畜星(黄元济);桃花星(高兰英);扫帚星(马氏子牙妻);大祸星(李艮);狼籍星(韩荣);披麻星(林善);九丑星(龙须虎);三尸星(撒坚);三尸星(撒强);三尸星(撒勇);阴错星(金成);阳差星(马成龙);刃杀星(公孙铎);四废星(袁洪);五穷星(孙合);地空星(梅德);

红艳星(杨氏纣妃);流霞星(武荣);寡宿星(朱升);天瘟星(金大升);荒芜星(戴礼);胎神星(姬叔礼);伏断星(朱子真);反吟星(杨显);伏吟星(姚庶良);刀砧星(常昊);灭没星(房景元);岁厌星(彭祖寿);破碎星(吴龙);

七、姜子牙封神——二十八宿(内有八人分在水火二部管事):

角木蛟(柏林);斗木豸(杨信);奎木狼(李雄);井木犴(沈庚);牛金牛(李弘);鬼金羊(赵白高);娄金狗(张雄);亢金龙(李道通);女土蝠(郑元);胃土雉(宋庚);柳土獐(吴坤);氐土貉(高丙);星日马(吕能);昴日鸡(黄仓);虚日鼠(周宝);房日兔(姚公伯);毕月乌(金绳阳);危月燕(侯太乙);心月狐(苏元);张月鹿(薛定);

随斗部三十六位天罡星:

天魁星(高衍);天罡星(黄真);天机星(卢昌);天闲星(纪丙);天勇星(姚公孝);天雄星(施桧);天猛星(孙乙);天威星(李豹);天英星(朱义);天贵星(陈坎);天富星(黎仙);天满星(方保);天孤星(詹秀);天伤星(李洪仁);天玄星(王龙茂);天健星(邓玉);天暗星(李新);天佑星(徐正道);天空星(典通);天速星(吴旭);

天异星(吕自成);天煞星(任来聘);天微星(龚清);天究星(单百招);天退星(高可);天寿星(戚成);天剑星(王虎);天平星(卜同);天罪星(姚公);天损星(唐天正);天败星(申礼);天牢星(闻杰);天慧星(张智雄);天暴星(毕德);天哭星(刘达);天巧星(程三益);

八、姜子牙封神——随斗部七十二位地煞星:

地魁星(陈继真);地煞星(黄景元);地勇星(贾成);地杰星(呼百颜);地雄星(鲁修德);地威星(须成);地英星(孙祥);地奇星(王平);地猛星(柏有患);地文星(革高);地正星(考鬲);地辟星(李燧);地阖星(刘衡);地强星(夏祥);地暗星(余惠);地辅星(鲍龙);地会星(鲁芝);地佐星(黄丙庆);地佑星(张奇);地灵星(郭巳);地兽星(金南道);地微星(陈元);地慧星(车坤);地暴星(桑成道);地默星(周庚);地猖星(齐公);地狂星(霍之元);

地飞星(叶中);地走星(顾宗);地巧星(李昌);地明星(方吉);地进星(徐吉);地退星(樊焕);地满星(卓公);地遂星(孔成);地周星(姚金秀);地隐星(宁三益);地异星(余知);地理星(童贞);地俊星(袁鼎相);地乐星(汪祥);地捷星(耿颜);地速星(邢三鸾);地镇星(姜忠);地羁星(孔天兆);地魔星(李跃);地妖星(龚倩);地幽星(段清);地伏星(门道正);地僻星(祖林);地空星(萧电);地孤星(吴四玉);地全星(匡玉);地短星(蔡公);

地角星(蓝虎);地囚星(宋禄);地藏星(关斌);地平星(龙成);地损星(黄乌);地奴星(孔道灵);地察星(张焕);地恶星(李信);地魂星(徐山);地数星(葛方);地阴星(焦龙);地刑星(秦祥);地壮星(武衍公);地劣星(范斌);地健星(叶景昌);地耗星(姚烨);地贼星(孙吉);地狗星(陈梦庚);

九、姜子牙封神——随斗部九曜星官:

(崇应彪、高系平、韩鹏、李济、王封、刘禁、王储、彭九元、李三益);

北斗五气水德星君:水德星(鲁雄):(乌浩宫)白玉盂;箕水豹(杨真);壁水狳(方吉清);参水猿(孙祥);轸水蚓(胡道元);执年岁君太岁(殷郊);甲子太岁(杨任):云霞兽、五火神焰扇、飞电枪;

太岁部下日直众星:

日游神(温良);夜游神(乔坤);增福神(韩毒龙);损福神(薛恶虎);显道神(方弼);开路神(方相);直年神(李丙);直月神(黄承乙);直日神(周登);直时神(刘洪);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赵公明)(峨嵋山罗浮洞)黑虎;缚龙索;金蛟剪;

十、姜子牙封神——迎祥纳福、追逃捕亡四位正神:

招宝天尊(萧升);纳珍天尊(曹宝);招财使者(陈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主痘碧霞元君(余化龙);卫房圣母元君(金氏)

五方主痘正神:

东方主痘正神(余达);西方主痘正神(余兆);南方主痘正神(余光);北方主痘正神(余先);中央主痘正神(余德);

镇守灵霄宝殿四圣大元帅:

王魔(狴犴)、杨森(狻猊)、高体乾(花斑豹)、李兴霸(狰狞);

十一、姜子牙封神——四大天王:

增长天王(魔礼青)青光宝剑 职风;广目天王(魔礼红)碧玉琵琶 职调;辟火罩儿多文天王(魔礼海)混元珍珠伞 职雨;持国天王(魔礼寿)紫金龙花狐貂 职顺;

十二、姜子牙封神——哼哈二将:

郑伦:降魔杵、火眼金睛兽、乌鸦兵;陈奇:荡魔杵、火眼金睛兽、飞虎兵;

千里眼神荼(高明桃精):(旗盘山);顺风耳郁垒(高觉柳鬼):(旗盘山);

十三、姜子牙封神——感应随世仙姑正神(坑三姑娘):

云霄娘娘青鸾、琼霄娘娘鸿鹄、碧霄娘娘花翎鸟;(执掌混元金斗)彩云仙子戮目珠

分水将军:申公豹;白额虎;

冰消瓦解之神:飞廉、恶来;

比较高级的比喻句?

比喻句,还要比较高级,这个要好好想一想,像什么弯弯的月亮像小船,这个明显太low了。

第一个,深邃的苍穹洒满星星点点的银光,忽明忽暗的星光,仿佛孩子们忽闪忽闪的眼睛。

第二个,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白茫茫的浓雾之中,人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纱帐之中。

现在搬砖搬哪里能够最快的攒够12套春节套?

转眼又是到了一年的春节了,而这个春节套也是快要开放了,目前体验服还没有上线,但是掐指一算,貌似也没有多少日子,就要开售了!(还不知道今年春节套的属性,希望是白字属性吧,不然囤了一仓库的国庆称号真的就要无限跌了,现在都跌到了300万了!整整跌了一半,心疼我自己!)

而再来算一算,现在也是要开始搬砖买春节套的时间了,但是在目前的90末期版本当中搬砖确实也是要来抉择一下!

这里简单的分享几个地方!

一、血色防线

血色防线可以多开几个号去刷,可以出不少的时空石,在95级后这些都是必需品,哪怕是用不完,也能来购买深渊票,豆芽,魔能石!这些也是可以直接扔在拍卖上卖的,同时地图当中会出现粉装,虽然不值钱,但是一件也能卖个10万!再有就是惊喜,魔界卡片!一张几千万!舒舒服服!前提你要能够爆出来!

二、异界!

异界是个万金油,惊喜不断有!这个建议不论号多号少,都可以去刷,号多的话可以每天上线专门去刷!每个号五分钟,轻轻松松几十万到手,若运气好,骨龙出货,一个卡片罐子200万左右,一个传说罐子看区情况!

三、团本!

搬砖团本,这就要需要一定的装备基础,但是也可以用25仔来混团!用辅助混团!这简直美滋滋的,这真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四、稳定收入钢铁之臂!

直接刷噩梦,翻牌的金币都有很多,同时也有数据芯片在!这样以来稳定收入,一天一天下来也能快速的能够获得足够代币券!

以上是我的看法,不管是稳定还是不稳定的,都是一种方法!毕竟之后购买年套的钱都是要冲这里面出,想让我掏自己的腰包,万万不可能的!

我是开心,喜欢亲关注!